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其他 > 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后悔离婚了 > 第90章 更加闪耀

祁玉透过镜子看着身后悠闲坐着的祁香香,沈培安也不知道去哪了。

“我妈在你们手里,除了听话,我还能有其他选择吗?不过……我确实没想到你这么恨我。”

她的神色平淡,像是一个被操控的机器人。

“恨你?”祁香香挑眉,起身缓缓到了她身后。

那张画着浓妆的脸突然变得狰狞扭曲,怒斥道,“祁玉,我确实恨你,凭什么这么多年来,你是沈家大小姐,而我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跟你妈那个贱人!不过现在风水轮流转,我不仅要抢走属于你的一切,更想看着你们痛苦!尤其是你,看着你不快活,我就快活!”

祁香香伸手想扯祁玉的头发,却没想到,祁玉预判了她的预判,先一步反身拽住她的头发。

“啊!”祁香香痛的尖叫出声,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祁玉一巴掌甩在了脸上。

她讥诮道,“你之所以会上不得台面,最该恨的是你那个不要脸的爸妈!”

“你!”祁香香怒不可遏,抬手就要把挨的巴掌还回去,却不想被祁玉紧紧抓住。

她不知道这个疯女人哪来的力气,身上没几两肉,力气却大如牛,被捏着的手腕痛的她倒吸了口凉气,“放开!”

“你要打我还要我还放开?是你蠢还是我蠢?”祁玉嘴角上扬一道浅浅弧度,又一巴掌甩了过去。

她不仅不放,还要她好事成双!

她们从最初就不该惹她,毕竟她不是原身,可记仇着呢。

正好沈培安从外面回来,看了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着急过来扯开祁玉,“你特么疯了是不是?找死?”

祁香香刚被松开就要动手,却被沈培安抱住。

她像疯了似的挣扎,张牙舞爪的吼,“你放开我!今天不弄死她我就不姓祁!”

“你本来就配不上这个姓。”祁玉淡淡道。

沈培安只觉得头疼,才一会不见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你再说信不信我真弄死你!”

祁玉面不改色,耸肩道,“那你们的生意,怕是不好谈了。”

她看了资料,她今天要伺候的刘总对女人很是挑刺,不喜欢风尘女子就算了,还得干净,得是雏儿。

果然,沈培安的脸色缓和了些,凑到祁香香耳边安抚,“她说的没错,你现在对她动手,被刘总发现了不好,就忍一忍,好不好?”

“等这件事情过去,再好好报复。”

祁香香气得直喘气,却也只能作罢。

只是看着祁玉那笃定的笑容时,恨得牙都咬碎了。

沈培安搂着她坐下,温柔的亲了亲她的嘴唇,“时间快到了,我让人送她过去。”

门口果然有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等。

“赶紧去吧,还在磨磨蹭蹭什么?”他对着祁玉就凶了起来,没了刚才的半分温柔。

祁玉咬牙从地上爬起,嫌恶的看着他们。

她人还没走,这对狗男女就已经抱在一起忘我的舌吻,简直是脏眼睛。

不过这些于她而言,无关痛痒,只是原身的心脏竟然还抽痛了下。

这种男人,有什么好不舍的?

祁玉很是不解,跟着男人上车,前往会场。

盛景夜总会。

祁玉被司机领着进了305包厢,进来时周围声音嘈杂,有人在唱歌,就是没有一个字在调上。

包厢内彩光灯闪耀,晃眼的她有些看不清。

“刘总,这是我们沈先生的一番心意。”司机找到这次的老板刘生,客气道。

祁玉的目光落在其他人身上,开始寻找她的目标。

很快便在角落看到了那个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神色淡漠,宽肩窄腰,如今沉着一张脸,坐在那儿的气势就与人大不相同。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这时抬起头来。

两人四目相对,祁玉连忙收回目光,掩去眸中的肆意和谋划。

却没来得及注意到,薄景川看到她时,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讶。

是她?

……

祁玉回过神,发觉刘生正审视着她。

“瘦是瘦了点,不过长的还挺好看。”他大手一挥,“行,你出去吧,这人我要了。”

等司机出去后,祁玉自觉的凑上去敬酒,特意坐下与他隔了些距离,断了他想做其他事情的念想。

“坐得离我那么远干什么?”刘生应付了其他人,不满的伸出肥手搂在祁玉腰上,趁机揩了把油不说,还想她带进怀里。

祁玉蹙眉,“蹭”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尖叫道,“刘先生!”

顷刻之间,包厢里的她便成为了焦点,周围也都变得安静了起来。

“我……我腰上有痒痒肉,实在不好意思。”她低着头,假装手足无措地朝他连连鞠躬。

分明穿的妖娆迷人,做法却像是刚出社会的女学生。

刘总脸色铁青,死死的瞪着祁玉。

还以为是个听话的,没想到一来就让他丢脸!

“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死丫头没规矩。”他起身惭愧的给众人道歉,这里有好几位都是行业翘楚,也是他招惹不得的。

尤其是……角落的那位。

他瞪了祁玉一眼,呵斥道,“还不赶紧去给各位倒酒赔礼!”

祁玉连忙应下,装出一副不懂事的模样,拿起酒便一路道歉,到了薄景川面前时,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啊!”

她惊呼出声,扑入他怀中,手中酒瓶里的酒也尽数洒在他衣服上。

“帮帮我,求你。”祁玉趁机凑到他耳边,娇声道。

她气吐如兰,温热的呼吸打在薄景川耳垂,那张白皙精致的脸更是带着莫名的吸引力。

男人挑眉,眸中笑意渐浓。

而包厢中死一样的寂静,刘生吓的差点从沙发上跌坐在地上。

他脸色发白,额头上出了一层汗,弓着腰慌乱的到了薄景川面前,试图拿纸去擦薄景川西装上的酒渍,“薄先生,这死丫头不懂事,之前也没跟过我,更不可能是我的主意!”

“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至于她……做错了事,您爱怎么罚怎么罚,只要您高兴。”

既然是个玩物,倒也随便怎么折腾。

他看着还觍着脸缩在薄景川怀中的祁玉,伸手就要将她拽出来,“你特么还不出来,你找死是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