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古代言情 > 如果战斗回合制 > 019.回合制队伍的弱点

小主要伸手去抚摸大小姐.一看到自己满手的鲜血.又胆怯的收了回去.毕竟人家大小姐的脸可是白皙干净的.

[她没事.喝了恢复药水.箭头也没有毒.]

站起身的小主点点头.然后看向小队所有人.

[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好.]

战弓帮忙回答了.可能是迫不及待的离开这个鬼地方吧.然后就是徒步行走了.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就看到了另一个战斗场景.这边更为惨烈.

大概有十几个人.也可能没那么多.横七竖八的躺在大路的周围.为什么不确定有多少人.因为他们均被分尸.血肉横飞满地黑血.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条路是通往地狱的呢?

圣骑士背着大小姐.小心翼翼的在尸体中行走.一脚脚踩在被鲜血浸透的沙土上.显得十分难受.他转头看向身边搀扶歌者的牧师队长.

而队长却轻轻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问任何事.因为小主就在一旁.很明显这些是小主做的.此时小主还为自己队伍在提防着四周.

不知道走了多久.众人累的不轻.眼看要到东方城大门口的时候.小主突然停下脚步.看向法咒师.

[能帮我洗洗么?]

小主指向自己狼狈的样子.

也对.看到小主的样子.不知道门口的卫兵会怎么想.

[我还有一环法术.造水术行么?]

[可以]

法咒师二话没说就丢了一个环阶的造水术.直接将小主变成了落汤鸡.

[抱歉!]

社恐的法咒师握紧手中宝石有些暗淡的法杖.可能是冲洗的有点过头了.

[哈哈哈.你瞧小主.像不像落汤鸡.]

战弓在一旁捡笑.小主对法咒师摆手.

[没事.谢谢你.舒服多了.]

然后转头走到傻笑的战弓面前瞪了他一眼.

没想到一旁的牧师队长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对着战弓他的裆下就是一脚.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战弓两眼一白.在地面开始抽搐.

踢完这一脚.队长当作没事人一样.还好心的提醒.

[战弓起来进城了.防毒庇护快要结束了.]

然后就是圣骑士.憨憨的也整了一句.

[哎.自作孽不可活]

至于社恐法咒师则是跨过了战弓.没说一句话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进城后牧师出示了证件.在大门守卫那里征用了一辆马车.拉着大小姐.歌者和小主去往上城区的城堡.至于其他人没有跟着的必要.

因为有牧师队长在就可以解释所有的事.

小主则此没有选择在车内陪着大小姐和受伤的歌者.而是和牧师队长在车前方坐着.

拉着缰绳驾车的牧师还是问出了心中的想法.那就自己队伍被救的原因.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的是.小主竟然先说了出来.

[队长的计策很成功.我的能力对付对位兽没什么优势.但是对付人.真的非常好用.]

也不知道小主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牧师队长是知道的.因为这个计划就是牧师队长提出的.

那就是利用信息差.在敌人的认知中.对位法师都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也没有自己的想法.更没有攻击能力.

而小主就是违反了整个定律的人.牧师队长提议让小主去大路的后方看看有没有埋伏他们的人.

小主到那里就发现了两个队伍.一个队伍是牧师小队碰到的轰炸流术士队.一个是后方支援的神官队.再三考虑之下小主接触了后方的队伍.

直接就被抓了起来.因为是一个人所以对方没当他是威胁.因为一旦有杀意就会被对位法辨识.并释放出对能魔法来控制局面.

在加上小主很能健谈.也排除了他是对位法的可能性.将小主绑了以后进行了拷问.想知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还没在小主的嘴里得到什么.前方轰炸部队就发现了队长他们.马上前去堵截.后方的神官队伍也是开始向那边靠近.

就在这个时候对方的对位法漏了出来.因为要开始行动.对方的管理也是下令杀了小主灭口.因为不会带着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家伙移动.

还没来得及动手.小主就一招声波释放而出.

即使对位法感觉到杀意.释放了对位法术.也因为小主同样的对位魔法对冲.导致声波继续移动.将对位法击杀.

没了对位法.小主就利用自己开启对位魔法.将对方的队伍钉在时间的夹缝中.

庆幸的是队伍并没有备份对位法师.小主就一回合一回合的将他们一一砍杀.然后切碎.因为他们是神官.小主害怕他们会有复活的可能性.当然这些都是队长告知他的.

说到这里.牧师队长一脸的愧疚.虽然制定计划的人是自己.而去杀人的却是小主.

[看到一块块的尸体我就知道.是你做的.感谢你.小主.]

[你不是说.不少的职业都会有复活的技能.所以我才那样做的.切的那么碎应该是活不了了吧.]

能不能活牧师队长没有解释.而是伸手脱掉了自己的大号头盔.

甩了甩里面卷曲的长发.一下子就亲在了小主的脸上.

[干嘛?]

吓的小主差点就跳下马车.牧师队长则是温馨一笑.

[算是我个人对你的感谢.放心我可是没嫁人的女子.]

捂着自己被亲的左脸.小主有些不太好意思.因为这个摘掉头盔的牧师队长长相也是极为漂亮.但是总感觉很是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

[怎么拉?]

[你长得很像..]

小主实在是想不起来是谁.而队长却指了指身后的马车.

[啊.对.你非常像大小姐.]

队长仿佛就是大小姐的成熟版本.但是头发的颜色不一样.而且也没有长犄角.

牧师队长则是轻轻拉紧缰绳.另一只手抱住自己的头盔.大眼睛中带着忧郁的目光.

[我母亲是东方伯爵的女仆.后来和伯爵有了关系生下了我.我也算是大小姐的妹妹了.]

[啊.原来是这样.原来你也是东方伯爵的女儿.不过.为什么是妹妹?]

回头看向车里.那个闭目养神的大小姐.她呆呆的样子很是可爱.在回想起东方伯爵说他们可以活二十万年的事.也不保准这个大小姐到底活了多久.

[怎么了小主?]

看着大小姐发呆的小主又想明白了一件事.

[怪不得.伯爵会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你.还有为什么大小姐只听你的.原来是一家人.]

[哈哈.那是当然了.对位法可是没有感情的.]

这样奇怪的话触动了小主奇怪的想法.非常邪恶的想法.那就是第一次看到人偶一样的大小姐就有的龌龊想法.

[那个.]

支支吾吾的小主想问.而又欲言又止.

牧师队长这位大姐姐是看出了小主心中所想.

[是的.你想的很对.要不是对位法师极为稀缺.不然真会沦为成人偶一样的玩物.]

看上去小主的想法是对的.对位法会被训练的只听从一个人或者某些人的命令.不然日常和战斗的时候就会乱套的.而自己这个队伍中.大小姐很明显是只听牧师队长的.

[对位法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仿佛是一个好奇宝宝.小主在肆无忌惮的问着.牧师队长也是没有忌讳.有问必答.

[对位法的孩子也和普通人一样.对位法是出生就被注定的施法者.至于出现的概率和原因.现在也不清楚.而且不会遗传.并且女性居多.]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谁都有可能生出对位法师.]

奇怪的分析方向.小主考虑的事让牧师队长有些差异.这并是对知识的获取.仿佛是在分析什么.

[对了.队长.]

还想说点什么的小主看到了高大的城墙.不错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东方伯爵的城堡面前.所以还是选择了闭嘴.

被卫兵簇拥的进入城堡.和南方伯爵的比起来确实小了太多了.

这次东方伯爵是在大客厅里见了几人.看到身体被摧残的歌者.东方伯爵马上暴怒了起来.吩咐管家去找自己的医疗团队去救治歌者.大小姐也跟着离开.

然后才看向落汤鸡一样的小主.还有抱着头盔的牧师队长.

[发生了什么?]

对于东方伯爵的提问.牧师队长一一的表达了自己所见的一切.当然刚才路和小主的对话没说.

听到小主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不仅救了歌者.还救了自己两位女儿.刚才还暴怒的东方伯爵马上热泪盈眶.

[行了.鳄鱼的眼泪没有价值]

由于屋内只有东方伯爵还有牧师队长和自己.所以小主也没选择装腔作势.

[哼哼]

擦掉眼泪的东方伯爵马上表现出得意的笑脸.看上去他刚才真的是在演戏.一旁的牧师队长竟然没有半点的感触.说明她是知道自己父亲的真面目.

[歌者也回来了.我也要回家了.我等你兑现承诺.]

转身就要离开.而走了两步小主又转头看向东方伯爵.

[给我一辆快一点的马车.我要在明天早上前到家.还有让管家打包的东西也给我准备好.]

[打包?]

对于这个词汇.东方伯爵当然没听懂.

说完小主就推门而出.看着小主离开东方伯爵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认真.他看向自己的另一个女儿也就是牧师队长.

[我和你说的计划.你和他说了后.就去杀人了?]

[是的.]

[他就没一点迟疑?]

[没有.伯爵大人.]

东方伯爵对牧师队长摆摆手.

[我不是说过.私下叫我父亲.]

[是父亲大人.]

不管是语调和是客气的态度.都不是女儿和父亲的对话方式.东方伯爵叹了一口气.

[哎.你回去吧.累了两天了.辛苦你了.]

[是.父亲大人]

目送自己的女儿离开.书架后面又走出一位女性.竟然是伯爵夫人.她面带忧愁看向书房房门.也就是牧师队长离开的方向.

[她太像她的母亲了.]

伯爵应该是在说牧师队长.伯爵夫人也是点点头.

[是啊.我最好的姐妹.可惜她走的太早了.不然这个孩子也不会和我们如此生疏.]

东方伯爵伸手搂住了一旁夫人的腰.两人靠在了一起.

[可能是怪我们.没有保护好她的母亲吧.]

[对了.那个男孩呢?]

夫人口中的男孩就是小主.此时的小主已经坐上了回家的马车.看着赶车的车夫拼命的叫喊.说明这辆车确实是最快的.

颠簸中小主也闭上了沉重的眼皮.他也不用害怕路上遇到什么.因为跟着他们的还有几名卫兵.

就在第二天的早上.小主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村落.没有让卫兵送自己到家门口.而是选择了在村口下车.并目送他们回去.

看着自己即使被水清洗过还是血迹斑斑的上衣.小主就走向了村落的衣服店.

刚刚推门而入就被人家认了出来.毕竟村落一共就这么多人.

[哎呦.碳翁家的弟弟啊.有什么事啊?]

为什么这么问.因为此时的小主已经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就剩了内衬了.

小主走到里面将手中的衣服放在了柜台上.

[裁缝姐姐.我想卖了这套衣服.]

被称为裁缝的姐姐其实年纪很大.大概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为什么叫姐姐?毕竟人家先叫小主弟弟的.

[衣服?]

裁缝当然很识货.拿起衣服一看就知道是高端货.马上也就知道什么来历了.

[听说你前几天被伯爵召见了.这个是送你的衣服吧?卖了可以么?]

[我穿不惯这华丽的东西.我想换两套衣服.]

裁缝大姐虽然在说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她在看着上面的花纹和用料.

[虽然染了污垢.不过换两套衣服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我可不会给你折现的啊.]

[没事.给我一套粗布衣服就好.另外一套我想要那边的长裙.]

[嗯?]

听到是这样小的要求.裁缝大姐看向那边的女性长裙.马上就知道为什么小主会要那个了.

[嘿嘿.小子.碳翁家的女儿生日快到了吧?你打算送她这个?]

[嗯.]

[好.我帮你改一下.我是知道她三围的.稍等.]

顺手收起了小主脱下的衣服.然后去拿了一套粗布男性衣服丢给他.先让小主穿上.然后摘下长裙去后面改了尺寸.

也就十几分钟.不仅改好了裁缝大姐还帮忙包了起来.

[给.拿着]

送出包裹.小主点头感谢并接了过来.

[那我就先走了.谢谢裁缝姐姐.]

[哈哈.有什么事记得来啊.]

[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