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古代言情 > 如果战斗回合制 > 015.南方伯爵与点22子弹

[你们是东方伯爵的人?]

看上去不是所有人都有犄角的.不然也不会因为这个特征而认定他们是谁的人.

[既然知道.也就明白我们是干嘛来的吧?]

卫兵收回照着女孩脸的提灯.急忙行礼.

[我们马上去通知伯爵.您稍等.]

说完卫兵就一路小跑从一旁的小门进入大门内.目送他离开其他的卫兵也是重新填补空缺.让铁门前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

[你说.会让我们进么?]

战弓这个爱说话的家伙.不知道在问谁.而小主却在看向远处亮灯的城堡.这个城市的主人就在那里.

不知道多久.没人回答战弓的问题.大家都在默默的等待.战弓也是无聊的踢着地面的石子.突然小门打开.刚才的卫兵跑了出来.

[伯爵有请.开门]

卫兵门马上动员起来.原来是去推动那个看着就沉重的大铁门.看着大门敞开.里面出现了一个女仆装扮的中年女性.

先是对这边的对位法师行了一个礼节.然后才和牧师队长说话.

[这边请骑士大人]

然后几人就跟上了女仆的身后.别看是女性脚下的小碎步还挺快.最后不得已的圣骑士抱起了大小姐.可能是她走的太慢了.

至于小主拒绝了牧师队长的公主抱.

很快几人也是进入了内厅.这时他们才知道.为什么女仆要走这么快,这个院子也太大了.刚刚路过的只不过是外围的花园.

所谓望山跑死马.又大步量了不知道多久.战弓都开始骂街了.才见领路的中年女仆放慢了脚步.

此时已经进入城堡内部.脚下的厚重地毯.走廊俩边的高阶发光晶核.眼前的奢华装修.这一切都彰显着这里的主人很有钱.

[比东方伯爵的城堡.大不止一倍吧?]

战弓的调侃惹得牧师队长一个冷眼.让他也是消停了下去.

[到了.各位]

在一个有卫兵把守的门前.中年女仆突然停下脚步.并转身推开木门.随着木门吱嘎吱嘎的声音.

屋内的一切也是映入眼帘.说是金碧辉煌雕梁画栋也是一点不为过.其奢靡程度都是几人没见识过的.还好就是队长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见过南方伯爵大人.]

先是给屋内唯一的男性行礼.这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头浅绿色的短发.长相也甚是俊俏.一套修身的贵族服饰.干练的身穿很是匀称.当然也少不了头顶两根弯曲的犄角.

至于其她人都是身着女仆装扮的少女.还有两个一眼就能认出是对位法师.因为眼神空洞没有半点感情在里面.

[东方伯爵的人.来老夫这里干什么?]

坐着的南方伯爵用力的摔了一下手中的茶杯.杯中的红茶都溢了出来.身后的女仆马上过来用毛巾擦拭.不过被伯爵阻止了.

没有慌乱的牧师队长再次行礼.

[东方伯爵的一位歌者制图师.在此地采集补给时被伯爵的属下误抓.可能其中有什么误解.请南方伯爵大人.归还此人.]

非常客气的语调.当看到屋内的女仆时.牧师队长就知道已经无法动武了.人家都是四阶的.所以打不过的话.也只能以德服人了.

可惜的是南方伯爵好像根本就不想好好谈.

[哼.我要是不还呢?]

听到是硬话.牧师队长有些为难.没想到小主竟然在人群动了一下.

这个举动也是让南方伯爵看到了他.

[游戏玩家?难道?]

说了一半.南方伯爵又闭上了嘴.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突然改变话锋.

[哼.既然是误会我就给东方伯爵一个面子.也给这位小弟弟一个面子.]

牧师队长不知道为什么南方伯爵就突然放人了.但是总归是好的方向.当然都知道要给东方伯爵面子的话.就不会爪这个人的.至于小主的面子.估计就是南方伯爵那么一说.

[把人给他们]

南方伯爵挥了挥手.一旁的女仆走向门口.对门口的守卫说了什么.守卫就离开了.不一会他们就拖着一位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男人回来.

要不有两个人搀着.男人都无法正常行走.可见他被打成了什么样子.

[喂.]

战弓看到了自己人被弄成这样.多少有些气愤.不过还是被队长牧师拦了下了.她放下手继续行礼.

[感谢南方伯爵大人的宽仁.那么我们就先回去了.]

圣骑士和队长马上在卫兵的手中接过了男人.然后里开了房间.最后离开的小主也是被南方伯爵叫住.

[等等]

小主在门口转头依然没说话.

[这个男人看到的东西.会动摇这个世界的根基.我劝你们还在路上宰了他的好.]

没说任何话.小主转身离开了伯爵的房间.小跑追上了队伍.当然南方伯爵的话他也是记在了心中.

很快他们就在当地的旅馆住了下来.两个女孩子一个房间.五个男人两个房间.没睡前大家都在男性房间中开会.

因为看到被救回男人的惨状.就知道这个事不简单.

牧师利用恢复魔法给男人减轻痛苦.小主用热毛巾擦拭着男人的手指.因为他十根手指的手指甲都被拔掉了.

嘴里的牙也是所剩无几.这不知道他到经历了什么样子的严刑拷打.

[没事的.放心.你已经没事了.]

牧师队长在宽慰男人.男人却一脸疑惑的看向这个唯一的陌生人.

[他是队伍里备份对位法.小主.新来的.你也要谢谢他.]

队长看向男人.而男人却转头看向没有任何表情的大小姐.

[伯.伯爵大人他.他.]

要说什么.可是磕磕巴巴.可能是牙齿上的疼痛还没消退.看到这样的惨状战弓才知道.如果今天不去救人.那这个男人很可能会死在那里的.还好听从了队长的命令.

[我很好奇.你只是负责巩固结界的探索者成员之一.一个制图者为什么会被南方伯爵抓了.还严刑拷打?他到底想在你这里问到什么?]

队长当然很是好奇.而小主更为好奇.手中的毛巾也在此时停顿了下了.

长吸一口气的男人.卯足了全身的气力.说出了一段完整的话.

[我们制图的探险小队中的一队.几天不见踪影.调查小队去驻扎地点调查.]

说到这里.男人又长吸一口气.继续说到.

[调查后才发现.他们是被人掳走的.当时在现场有战斗过的痕迹.我们还找到了大量的奇怪金属.]

边说男人伸手扯出脖子上的项链.项链的尽头有一个挂坠.挂坠上面镶嵌着一个黄色的奇怪金属.

他一把拉断项链.并将它递给了牧师队长.

队长接了过来.放在手中看了半天没看懂这个是什么.而一旁的小主已经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因为那是一颗破碎的铜质点22手枪子弹.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迷茫的队长握紧挂坠.继续询问.

[这个是什么?代表什么?]

男人眼神突然就清澈了起来.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种无限的向往和冲动.

[传说中的和魔法对立而存在的.那个神秘的科学阵营.也许真的存在.]

[啊?]

仿佛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在队长的脸上浮现.一颗奇怪的金属怎么可能撼动她们心中的信仰.

更别说那小孩子都知道的童话故事.那个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和圣诞老人一样的神秘传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刑拷打他那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破吊坠有什么特殊.因为南方伯爵也是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但是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和恐惧.

[你们怎么看?]

队长抬头看向其他人.只有圣骑士开口.

[还是让伯爵大人定夺吧]

牧师队长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挂坠收了起来.其实这个东西丢在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会捡.谁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可重要的.能让这个男人拼死相保.可能他也是看出了它的不同.

[好的.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

队长放下手中的毛巾拉起大小姐.走出了男性的房间.去往三楼女性房间.

小主这边简单的洗漱.和自己一个屋子的社恐法咒师已经躺下.没想到小主爬到自己的床上刚要趴下.法咒师竟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

这样的回答让法咒师没有继续问.没有了下文最后两人在沉默中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队长起的比较早.先叫醒了大小姐.然后才来到小主的房间叫醒小主和法咒师.就看小主擦了擦快要流到鼻子里的口水.瞪大肿起来的眼睛看向窗外.

[几点了?]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吧.]

为什么小主要这么问.因为窗外还没亮呢.太阳的微弱光辉还没有穿透头顶的蓝色结界.

[我在睡会.]

倒头就睡.弄的牧师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气无奈.先回屋给大小姐整理头发和穿衣服.

其实并不是大小姐没有自理能力.而是人家是伯爵的亲女儿.纯血统的大小姐平时都是女仆来照顾的.

不会洗漱和穿衣服也是正常事.不过有牧师队长帮忙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十几分钟全部搞定.而且还包括牧师自己.在回到小主的房间看向睡到地板上的小主.还有已经不见的法咒师.

[小主.起来了.]

最后还是强行的将小主拉了起来.为什么小主总觉得睡不够呢?因为这几天他就没正经的休息过.心里的事也太多了.

[我们吃了早饭.就回城.]

[嗷.好好好.]

牧师队长对着打着哈欠的小主说着.应该算是通知.因为此时的法咒师也是回来了.

[嗷呜.还是等到法环恢复的在出城.我看那个南方伯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人家南方伯爵.小主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好的就是他们有一个好队长.

牧师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小主的建议.

然后就是在早饭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却缺少了圣骑士和那个受伤的制图师.

[怎么少人?]

这话是小主问的.而战弓回答了他的疑问.当然也没忘了往嘴里丢吃的.

[哦.圣骑士在守着歌者制图师呢.毕竟那个家伙受伤很重.一会他两个人的早饭我给他带回去.]

听到是这样的原因.小主再次的感觉到眼前的队伍真得很专业.真是一个老练的小队.

[对了.小主一会陪我去买马车吧.]

牧师队长提出了邀请.

[不了.我还想睡一会.]

[是最近太劳累了么?]

其实小主也说不出原因.总觉得不够睡.也可能是吸收了第二魔兽的副作用.

然后牧师也是指了指身边的大小姐.

[那你和大小姐一起睡回笼觉吧.我带战弓去买]

[好.]

小主看向身边喝着红豆粥的对位法师.

[好的.那谢谢队长的理解.]

牧师队长也是脾气好.可能也是随便说说.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小主帮忙买马车.

[那我就先去买马车了.我们恢复了法环就出城.]

[哦.拜拜.待会见.]

破天荒的竟然是法咒师又在说话.小主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身边的大小姐也是对离开座位的牧师队长摆着手.显得很是呆萌可爱.

[要不要去补一觉?]

小主对挥手的大小姐提出了邀请.大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干了眼前的红豆粥.拉起小主的手就走向了楼上.

目送两人离开.刚刚下来的圣骑士看向法咒师.因为战弓刚才和队长走掉了.还说要给人家送饭呢.

[大小姐不是只亲近队长一个人么?]

[是啊.这个诡异的对位法到底是什么人?]

楼下的交谈.小主是没听到.因为小主已经在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大小姐则是瞪大赤红的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可能她没理解什么叫回笼觉吧.

就这样小主就睡了一上午.而大小姐也是呆坐了一上午.一直等到牧师队长推开房门.才打破这个沉寂的空间.

[走了.大小姐.小主.]

牧师队长可是在说两个人.而小主揉着眼睛吐槽了一句.

[我才不是大小姐.]

看到这个睡蒙的状态.牧师走过来捏了捏小主的脸.

[出发了.两位对位法师.]

[啊?]

流着口水.歪头看向眼前的牧师.这才从梦中惊醒.

[哦.哈哈.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