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其他 > 港片:一手遮天 > 第233章 一阵悲凉

冰凌上的剑痕,三指宽,恍若虚无。

"九龙林!"

"尔乃狂徒!"

江玉燕的面色瞬时狰狞至极。

林风此举,莫非欲以满城生灵为注,与她同归于尽?

"你这疯子!"

江玉燕咬牙切齿,终归选择妥协。

没错!

她不愿亡矣!

纵然身为轮回王三十三法相之一,但她踏入这片夹缝世界后,亦有了自我之识,有了自我之欲。

战林风,乃为阴司除患;歼灭江湖英豪,旨在令阴司更好地驾驭阴阳间隙。然而,她不愿将自身生命一同赔上。

随着心念流转,原先笼罩整座城市的攻势,悉数向林风席卷而去。她自己,则不必分散力量于全城,而是凝聚周身,渐行后退。

嗖!

神剑自天际降临,仅在众人眼前留下一抹流光。其落下之际,在江玉燕方才立足之地,刻下一道三指宽的剑痕。不知这一剑,究竟刺入地底几何。

江玉燕险之又险地避过一击,显得颇有些狼狈。嫁衣神功与明玉功同时催动,使她的身躯如蓝冰晶,覆以赤色火光。

此时的林风,周身已被冰霜覆盖,竟无阻拦之意。

"去!"

但闻一声低喝,消失的剑芒自地底深处窜出,速度不减分毫。

嗖!嗖!嗖!

剑芒绕于江玉燕身旁,连绵不断地攻击,迫使江玉燕步步后退。即便借力嫁衣神功的爆裂之力,她数次被剑芒掠过。若非明玉功护体,使她全身覆盖冰霜,此刻她怕已血溅当场。

此刻,她的脸上却挂着阴森的笑意。

"九龙林!"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最终败北者,乃是你也!"

阴冷之声,引得众人瞩目。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将视线从江玉燕身上移向胡龙山庄。

只见满城积雪聚于山庄周围,此刻已凝为球状,唯有少许缝隙。仍可见布满倒刺的冰剑,正缓缓逼近林风。恐怖的寒气,在护龙山庄内凝聚,令球形内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蓝雾之中。

"亡!"

江玉燕尖啸一声,球体彻底成形,内外再无半点缝隙。

轰隆隆!

巨响轰鸣,环绕山庄的强大力量瞬间化为废墟。明玉功至高一层,谁能抵挡?

"九龙林!"

"可惜你冥顽不灵。"

"若你愿与本皇共事,这天下,你将只在本皇之下。"

江玉燕轻轻叹惋,但她催动神功的速度并无丝毫放缓。此刻已决心杀伐,即使林风此刻求饶,她亦不会手下留情。

"林公子..."

东方不败等高手紧盯着巨大冰球,杀招已成,无嫁衣神功克制,无人能破。

"各位。"

"林公子以命换众人生机,速速退去吧。"

断天涯沉声警告。以林风的实力,若真要阻此招,未必不能自保。然而,今日全城的江湖高手,必将伤亡惨重。

众多武者心中一阵悲凉,但也明白此刻并非犹豫之时。若不退去,待江玉燕回过神来,他们都将丧命于此。

正当诸多武者准备撤离之际,一阵戏谑之声从冰球内传出。

"江玉燕。"

"今日来此,只为取你性命,而非让你取我。"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不断收缩的冰球竟戛然止住,接着便是“沙沙”之声,犹如沸水般翻腾。覆盖整个护龙山庄的冰球,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蒸发,化为蒸汽。林风周身,环绕着白色炽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