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武侠 > 西游现世录 > 第十七章山下询问

此次行动动用了军方势力,可最后的结果却不尽人意。

后续部队进山之后,地毯式搜索也没能找到一丝妖王的痕迹,也只在山顶一处破庙下发现了许多尸骨,全是孩童,足足几百具尸骨,还有一些奇怪经文,被镌刻在破庙墙壁上。

这样的场景,百年,甚至几百年都不曾出现。

令人胆寒。

白鹿仙人逃遁,而最后见过妖王的人,只有宁缺一人。

所有营地的人对他都是一种异样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异类。

营地中,宁缺被叫到一个屋内,里面有几人正在等他。

为首的军官率先开口:“宁先生,我们看过您的资料,资料上说您是孤儿,无父无母,天生地养?”

“有什么问题吗?”宁缺反问道。

“作为临时工,我们确实不该询问过多,但是您的资料很模糊,让我们不由的提防。”

军官坦白说道。

“关于资料问题,你们可以去问黄忠勇。”

“黄局吗?我们会去核实。”

对于这次行动,军方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可是对于妖王逃脱这件事,他们还是心有不甘,思虑再三,还是决定直接开口询问,并且播放了一段录音。

在最后时间里,他们接通了宁缺的通讯设备,而设备中白鹿仙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最后这一段话给了在场所有人巨大的冲击。

什么样的人会去提醒另外一个人合作呢?

认识的人,相识的人,这样的人才会为你担忧,才会提醒你。

录音结束,房间内的众人面向宁缺,等待着一个回答。

房间外,警备人员已经封锁了这间屋子,房间内,除了为首的长官,还有三名三星观的道长在此。

宁缺抬眼问道:“所以呢?想让我说什么?”

“为什么白鹿仙人会对你说这些话,你们是否认识。”房间内军官的声音响起。

“那你们应该去问他,而不是问我,就算我说认识又能如何?不认识又能如何?是想把我抓起来?还是抹杀?。”宁缺摆摆手,抬眼看向前方,道。

屋内的气氛剑拔弩张,几名三星观道长正想再说话,便被旁边军官打断:

“宁先生不要误会,这只是例行询问,没有任何其他意思。”

“可能是他逃遁前需要时间准备,所以说的那些话来拖延时间吧,毕竟那不是他的本体,只是一道灵体。”宁缺如实说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一场误会。”

那军官吸了一口气,说道。

“但是,你说他是一道灵体,灵体就能这么厉害,如果是他本体呢?”

“那就不得而知了。”

宁缺把山上发生的一切都如实禀告给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为了获得续寿,培育人参树的事情,也一并告知了对方。

房间内的所有人满脸震惊,只在神话故事中听过的东西,竟然也在现实世界实现了,不由得让人大为震惊。

“毕竟妖怪都能出现,那么再出现其他什么也不足为奇了。”军官稍加镇定,说道。

询问结束,宁缺走出房间后,被一名道长叫住。

“宁先生您好,从刚才我就感觉您身上所修道法,跟我观中传承下来的道法,有些相似,所以,想请您日后有空,去一趟三星观。”道长拱手作礼,道。

“有机会,一定去。”宁缺还礼,道。

之后,此地行动组和军方的人开了一次会。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众人得知,白鹿仙人并未拔除,面色都沉了下来。

“没有拔除,那还能找到他的行踪吗?”

马傲然站出来提问道。

众人一脸茫然,敌人在暗,我们在明。

这样的被动,让所有人心中都像一根刺,插在心中。

当时的灵宝道人所言,这个妖王应该是个千年大妖怪。

千年前就存在,一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道行的大妖王,任谁心中都会有一丝顾虑。

“而且,据宁缺所言,这次行动我们面临的只是一道灵体,连他的本体都不算。”军官沉着脸说道。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哑口无声。

………….

宁缺回来后,换了身衣服,感觉此地没有他什么事情,就主动向军官告辞离开了。

他走后,旁边的军官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抿了一口,向旁边人问道:

“老王,你说这个宁缺,到底是站在那一边呢?他是龙局临时工,临时工是什么,不被局内管控的存在,还会给予他最强的帮助。”

“如果是他想要杀人,那又该怎么办呢?”

老王摇了摇头,连连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打住打住。”

“别人这次好歹帮了你的忙,你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在这背后说什么闲话。”

“就算他真的有什么秘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

“就算万一他真的以后想要反水,你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吗?我们三星观可不只会炼丹画符。”

“况且,华夏之大,自然会有许多奇人。”

“灵蕴复苏,以后还会有更奇人出现呢。”

两人你争我吵,从眼前事态,争论到互相的糗事,直到马傲然出现才停止下来。

“王叔,李叔,宁缺临走时给了我一张画像。”

马傲然拿出一张画像,递给前方两人,说道。

在刚刚询问结束后,宁缺回到酒店房间,便找到工作人员借来纸笔,把白鹿仙人的样子给画了下来,然后去找了马傲然,交给她这幅画。

她本来想道谢,可是宁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画像递到她手上,转头就走,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

“真是个怪人。”马傲然心里想着。

在场三人看着这张画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儿算的上一幅画像啊,明明就是两只动物,一头鹿正在嗅着地上一只晕倒的狐狸。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傲然望着眼前两人,问道。

“别问我,我可看不懂,老王你呢。”军官摆摆手,道。

“我自然也是看不懂,但是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三星观的王道长摸下巴,仔细看着这幅画,突然眼睛睁大,道:

“看来我得先回一趟三星观。”

说罢,王道长拿上这幅画,向外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