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玄幻 > 阙辰 > 第三十六章 一语惊人!

“这是什么玩意?”

“快走,这地方不能再待了!”

澜笙的神情复杂,脸色变得让人难以捉摸。

闻言,陆泽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澈,眼神在四周扫了一遍。

“往哪走?”

澜笙也是一阵语塞,然而就是这么一瞬的迟疑,狮鹫已经冲到了陆泽眼前,锋利的狮爪拍到陆泽眼前。

“滚!”

澜笙怒喝而出,一道紫色的巨型手印凭空而出。

变故突生,狮鹫来不及降速直直撞了上去,手印顺势握起,把狮鹫紧紧攥在手中。

“等啥呢?还不赶紧爬!”

陆泽就怔怔的看着,还是在被澜笙叫着回过神来。

观察了一下四周悬崖的状况,身体左上方一块突出的岩石,恰好能站一只脚。

一步跨上去,身体紧紧贴在崖壁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抽出帝阙,催动风行。

狮鹫被澜笙困着,但那手印快支撑不了多久,开始渐渐变得透明。

在风行的加持下,陆泽用帝阙借力,往上直窜。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陆泽已经隐约能看到上方的崖顶,一时兴奋却忘了注意脚下,一脚踩空整个人瞬间失了平衡,也幸亏他反应的够快,帝阙深深插入崖壁之中。

此刻风行的效用已经过去,本来就对天行九剑不熟练,长时间维持风行,灵力早已所剩无几,现在身边除了帝阙也没有了其他的借力点,更何况上方崖顶还是向外延生凸出来的,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

陆泽就这样挂在悬崖上盘算着如何过这最后一关,就感受到脚下一实。

陆泽心中一惊:“完了!我不会已经掉下去了吧!这踏实的触感……”

但很快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胳膊上传来的那种酸麻感依旧那么真切,怀揣着强烈的疑惑,陆泽缓缓低下了头。

可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看到陆泽直想骂娘。

脚下不仅不是土地,自己也还挂在半空,脚下踩着的正是那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从末海之滨得到的那卷帛书。

那卷帛书本来长宽各四、六寸但此刻,帛书比平常大了十倍不止,平摊开来,悬浮在陆泽脚下。

尽管脚下的那种扎实感异常强烈,但陆泽还是不愿抽出深入崖壁的帝阙,毕竟一条布颤颤巍巍的悬浮在空中,再怎么看也不是那么太靠谱。

也许是察觉到了陆泽质疑的心声,帛书光芒一闪,随即一阵抖动。

眼看帛书这反应,陆泽连忙服软:“哎别别别!错了!”

然后便抽出了帝阙,收了起来,随后帛书便托着陆泽缓缓上升。

上到崖顶,陆泽一屁股坐到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帛书化作一道白光没入眉心。

“这边是生灵古域还是风天古域?”

陆泽腾的一下跳起来,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然而陆泽一回头才发现自己背后居然坐着一堆人,三三两两的,目测应该有十三人。

刚才一上来就瘫倒在地,根本就没往警惕有没有方面想,这突然的一下让陆泽愣在了原地。

别说陆泽,就连那一队人马也愣住了,自陆泽上悬崖开始就愣愣的看着他,他们也是实在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直接无视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自己面前。

两边就这么看着,谁也不敢先动。

“哎呀!我的洋芋啊!糊了糊了!”

不知道谁缺心眼,那十三个人的后方突然一声大喊出来。

不喊不要紧,这一喊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就开始动手。

十三个人每个人都握着奇形怪状的武器就朝陆泽冲了过来陆泽一看这架势,旋即抽出帝阙就迎了上去。

对方虽然人多,但也就是人多,根本没费多大力气就都被陆泽撂倒在地。

十二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突然一具接一具的开始抽搐起来,最后都化作一缕黑烟飘散。

剩下的一个人瘫软在地上,左手捂着右肩膀,要不是澜笙及时制止留下一个活口,这个估计也化为了那一股黑烟,只是被陆泽削去了一条手臂。

应该是主人没有死亡的原因,那条手臂并没有和那些尸体一样化作黑烟消散,而是在地上不停的抽出,扭动着朝主人的位置爬过来。

而更神奇的是这个人被砍掉手臂的伤口处并没有流出血液,而是萦绕着丝丝微弱的黑气。

再看这人的神色也没有被砍掉手臂的痛苦的表现,眼神里说不出的复杂。

眼看那条手臂就要蠕动到主人跟前,陆泽抬脚一勾,踩在了脚底下,这一来明显看到了他脸上闪过的一抹怒色,不知道是不是怕陆泽再次对他出手,这抹愤怒也只是一闪而过。

“你只要乖乖配合我,手臂我可以还给你,要是你给的信息有价值,我还能放你安然离开。”

“叫什么名字?”

“易祜!”

“这里是风天古域还是生灵古域?”

“当然是生灵古域。”

“那这么说你是末海之下来的?”

“用你们的话来表达可以这么说。”

“现在末海形势如何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难道不想活吗?”

“我们小队就剩我一个人了,就算你放我离开那我也只是换了个地方死而已。”

“那要不我送你一程!”

“八大古域已经被末海之下和一个神秘势力屠戮殆尽,随后那个神秘势力悄然消失,现在末海之下占据生灵古域和天道宫一直处于对峙状态。”

易祜说完,便抬头看向了陆泽,随后闭上了眼:“多谢!”

随后,陆泽手起剑落,易祜的尸体倒在地上,抽动了几下后便化作了黑烟消散。

而那条手臂似乎是感知到了主人的消亡,跟着抽动了几下后也是没了动静,只是令人费解的是手臂并没有跟着易祜的消散而消散。

“难道从他们身上砍下来的部位能独立存在?!”

陆泽一把抓起手臂,手臂在陆泽手里瞬间脱水干枯,只一瞬便化为了一条手臂枯骨,细看之下手臂骨上还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繁杂的文字。

“收着吧!兴许以后会有用到的地方!”

听到澜笙的话,陆泽将手骨扔进腰间的储物玉佩中。

储物玉佩,又称纳佩、纳玉,内部有专门的手法刻画空间符文,有储物纳物之能,平常可佩戴于腰间,装饰储物两不误。

“方才兄台刻意挑动,为何不现身一见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