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武侠 > 我只是个驯兽师 > 第二百零八章 大道枷锁,因祸得福

黑色青年人影知道姜左绝不可能逃脱得了,他也不看姜左,只是淡淡的望了眼铸剑山庄赶过来的那位显化境大修士,在他赶过来前,身影随风消散。

铸剑山庄的显化境大修士赶过来,但已是迟了一步。

“欧庄主!”

在场修士中,有数人认得这位大修士,都是恭敬拱手行礼。

铸剑山庄只有一位显化境大修士,庄主欧铁林。

欧方海看起来也是很健壮,但和欧铁林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

偶铁林身如铁塔,浑身散发着炽热的气息。

哪怕和他隔着数百米远的距离,一些修为低下的年轻修士,还是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浪,在不断袭来。

会有此异象,那是欧铁林紧急收功,赶过来的缘故。

而只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余功之力,就让一般修士难以承受。

若全力出手,不知会何等的恐怖。

欧铁林对这些修士,只是点点头,随之快步走到姜左身边。

“欧庄主,还请帮忙看一下我这徒儿,现在是什么状况!”

骆太东焦急的说道。

在场若还有谁能救得了姜左,非欧铁林莫属。

姜左此时已是双目紧闭,盘坐在地上,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黑气。

而他的肌肤上,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姜左不知道身边来了个显化境大能,此时他的心神,全放在了自己的体内。

被黑色光芒击中,知道不是那种中之即毙命的伤害法术,姜左当即淡定了许多。

他寿命理论接近无限,还曾从天眼黑目的锁链中逃生过。

练了青木涅槃功,识海中还有那神秘石碑作为依仗。

只要不是当场死亡,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状况,姜左都有自信能应付过去。

“这黑色光芒,由三种力量组成。”

“一种奇异的神识之力,无比浓郁的高阶灵力,还有一种是特殊的禁锢之力。”

“现在我的识海、气海、肉身,都充满了这三种力量。”

“换成别人,在黑色光芒的三种力量下,大概已是变成了废人一个。”

“哪怕修为再高,肉身和神识再强,也是无济于事。”

“不过,我的情况……”

姜左仔细感受着自己的状态。

识海中,神秘石碑镇压着识海最中央,让这股力量虽是占据了大部分的识海,但最中央的部分,还是空荡荡的一片。

并且,姜左观想的世界,也是不受影响。

简单来说,姜左除了识海多了一股外来的强大神识力量外,和平时没什么差别。

他的神识还是能动用,观想修炼也不会有问题。

而这种情况,姜左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当初神木宗的巫仲海想夺舍他,情形和眼前就差不多。

只不过,这一次的外来神识力量,远比巫仲海那点神魂要强大。

所以和当初类似,姜左等于是多了一個锻炼精神力的手段。

接着是气海。

姜左那巨大得惊人的气海,此刻也是充满了黑色的力量。

这些黑色力量,想入侵和腐蚀姜左的道基和生长起来的树苗。

只不过,不知道是姜左道基太过巨大得惊人,还是因为姜左是五行灵体,它们对道基的侵蚀,效果并不好。

而五棵交缠生长的小树苗,更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仔细一看,此光芒是交织的五行缭绕之光。

此五行光芒,虽然微弱,但却是把黑色光芒,拒之门外,让其无法寸进。

道基受到的影响不大,神躯不受影响。

也就是说,姜左还是能修炼和使用灵力。

不过,姜左想正常修炼,也是不大可能。

原因很简单,黑色光芒蕴含了无比浓郁的灵力,他体内充满了这些灵力。

在消耗掉这些灵力前,他基本无法修炼吸纳更多的灵力进体内。

不过,在看到肉身的情形后,姜左就找到了解决之法。

他的肉身受影响其实是最大的。

黑色光芒化做了一道道锁链,交织缠在了他的血肉之内。

在此状态下,正常将无法动用肉身的力量,哪怕肉身再强,也只能变回和普通人一样。

不过,姜左却是隐约感觉到,这锁链好像锁得也不是那么的死。

他稍微尝试修炼肉身自在法,发现似乎稍微用点力气,就能挣断那些黑色锁链。

这样一来,他似乎就能通过修炼肉身自在法,提升肉身的同时,消耗掉体内那些无法控制的灵力。

这……他似乎是因祸得福,得到了一条修炼肉身自在法的捷径?

姜左还在秘境中时,就有要修炼肉身自在法,提升肉身强度的想法。

他修的五行阴阳功,对肉身要求极高,肉身不强,根本就承受不了五种不同功法的同时修炼。

晋升到神躯境后,姜左已是感觉到肉身强度不够了。

不提升肉身强度,五行阴阳功也难以继续修炼。

习惯了几倍的修炼速度,让姜左恢复正常速度来修炼,姜左如何能忍受得了。

不过修炼肉身自在法,需要大量灵力淬炼肉身,本来是一件极其耗时耗力之事。

现在体内多出了这么多的外来灵力,事情一下子变得简单了许多。

……

姜左还在闭目养神,查看体内情况,欧铁林走到他身边,仔细打量察看了他的状态。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此为一种大道枷锁,是炼化了一个秘境的生灵和灵物的黑暗负面凝聚而成,具有拘灵、封神、囚肉之效!”

“可惜,此子道途已断,无药可救,哪怕是陆神医前来,也不会有办法。”

欧铁林看着姜左身上那些黑色符文锁链,遗憾的说道。

说罢,他也不等骆太东说什么,身形一动,就此离去。

大道枷锁!

骆太东心中一颤。

尤其是欧铁林随后之言,更是让他心情坠入谷底。

“大道枷锁!”

“肉身、神识、灵力全被封锁,这是完全不给活路啊!”

“要不怎么能称为大道枷锁呢?”

“这天眼黑目也太不要脸了,堂堂显化境大修,竟是亲自出手报复一个小小的神躯境修士!”

“玄武道宗好不容易出了个天才,就这样废掉了。”

周围一群修士,看着浑身冒着淡淡黑气的姜左,议论纷纷。

想到一会前,他们还感慨玄武道宗出了个妖孽天才,兴盛在即。

没想到造化弄人,才这一会的时间,这妖孽天才,就被废掉了。

“他终归还是保住了一条命,秘境内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各家弟子,那可是死掉了。”

不过,此时有人却是叹息说道。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沉默了。

“天眼黑目,果然不愧是上古邪修组织,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他们也敢下此死手!”

“如此邪修组织,早就该世间除名!”

“不错,此后我等,与天眼黑目的邪修势不两立!”

一时间,讨伐天眼黑目的声音四起。

不过,大多修士都知道,想找天眼黑目报复,谈何容易。

天眼黑目如此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就是自恃藏在未知的废弃秘境内,无所畏惧。

姜左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后,松口气之余,神识回到外界。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姜左意识一动。

这次虽说是遭了一点危险,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

更重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非他再次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然想来是不会有人想着要对他动手了。

毕竟他道途已断不说,连灵力、肉身、神识都遭到了封印。

真要打起来,也就比普通人强点,恐怕连练气都有所不如。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他得罪玄武道宗。

想到这里,姜左心情不由舒爽轻松了许多。

“小师弟,你……身体有没事?”

见姜左睁开眼睛,余映焦急的问道。

他下意识想问姜左有没事,感到这样问不妥,又临时改口。

骆太东在一旁,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姜左。

这小半天的时间,他感觉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没事,我们先回房间再说。”

姜左担心继续留下来,自己说不定会不经意间露出破绽,还是早点走人为妙。

秘境被毁,六百多各家弟子死亡,周围修士已是乱做了一团。

欧方海也分身无暇,最终跟着姜左回到房间的,除了骆太东和余映外。

还有就是灵虚小和尚,欧鸣泉这个铸剑山庄的弟子。

“周师兄,还请不要那么早放弃。我家师叔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能赶到,我手上还有雷蝉师傅的舍利,等我师叔来了,或者还有办法解除此大道枷锁。”

灵虚小和尚恳声说道。

“我欧师叔也是如此说,让周师弟你先不要急着离开。近段时间,还会陆续有前辈高人到铸剑山庄来,或者有人有解决办法。”

欧鸣泉点点头,附和说道。

虽然希望不大,但或者能找到缓解之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赵师姐,那周雍身上的大道解锁,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

“我记得宗门中,有各种奇特的双修之法,可有能缓解他此种状况的法门?”

司空冰对着一个看起来同样是很年轻的女修,有点不死心的询问。

“司师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们天音宗,双修之法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

“欧庄主已说过,陆神医来都救不了他。他已是无药可救,你还是放弃吧!”

赵师姐淡淡说道。

……

骆太东等人,在姜左房间逗留了一会后,就相继离去,留下姜左独自一人休息。

四下无人了,姜左也就默默的运转肉身自在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随着肉身自在法运转,姜左身上的黑色锁链,在一声声沉闷的咔咔声中,相继断裂。

那些外来的浓郁灵力,随着肉身自在法开始流转,淬炼着姜左的肉身。

姜左一修炼,就是一整个晚上。

“这些灵力的效果,也未免好得过头了!”

姜左稍微察看了下,发现一晚的修炼成果,远超他的预料。

不过,在姜左停止修炼后。

他体内那些黑色力量,就再次在姜左的肉身上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锁链。

让姜左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有变化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