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玄幻 > 甜妹?不,川渝暴龙 > 第246章 相爱的人,不一定能在一起

“瑶瑶,这位是?”

龙娇注意到了苏玉瑶旁边的萧梅,轻轻问了一句。

“你的学姐哦。”苏玉瑶挑眉,笑着凑到龙娇耳边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

“萧学姐。”

龙娇眼中闪过惊讶。

从兜里摸出了手机,翻了翻校园网。

她可记得。

这位在她们学校还挺出名的,听说学姐的男朋友很厉害来着,还创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而且和学姐从高中就开始谈恋爱了,都六七年了。

没想到。

居然还是以分手为结局,真是可惜了。

“哎,可惜了。”

看着龙娇手机里的照片,苏玉瑶有些惊讶。

这人。

长得还挺帅。

“有啥可惜的,这件事明明就是这家伙的问题。”

龙娇嘟了嘟嘴。

先不说具体原因,就像刚才瑶瑶说的那样。

这人已经放了学姐很多次鸽子来看,就足以证明这人有问题了。

谁在谈恋爱的时候。

会放心,让另一半独自出去啊。

而且还放自己女朋友鸽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反正她理解不了,至少她会不放心让宗磊那个死胖子一个人出去旅游,这种独特的占有欲。

只要还有感情,就绝对会存在。

“好啦好啦。”

拉了拉龙娇的手,苏玉瑶捏着酒杯说道:“学姐都睡着了,不讨论这里,娇娇,正巧你出来了,要不要也来一杯呀,我跟你讲哈。”

“雪中寒梅很好喝哦,还有那个冰浸胡桃也不错!”

“你个酒蒙子。”

龙娇翻了个白眼,也好奇的点上了一杯。

没办法。

能和苏玉瑶这个酒蒙子玩到一起,已经说明了她也不是什么咳咳.......

月下品酒。

这种有格调的事情,她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呢。

就这样。

时间在几人一杯接着一杯的过程中,悄然流逝,来到了午夜12点左右。

一声轰鸣的车声响起。

紧接着。

一道略微疲惫的身影从酒店外走了进来。

他拿着手机。

扫了几眼大厅后,目光汇聚到了趴在小吧台的萧梅身上。

在许沐几人的目光中。

这位略微疲惫的男人走了过来,站在了萧梅面前,看样子是准备将其带走。

“你是?”

想了想,许沐起身问了一句。

这事不管不行,好歹这位萧学姐是跟他们一起喝酒的,要是不管一下,就这么被带走了,出了什么事他们真脱不了关系。

“江念,她的男朋友。”

“江念?”

迷迷糊糊间,听到这两个字的萧梅抬起了头。

顿时。

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了一起。

“你来干什么?”萧梅朦胧的眼神顿时清醒,脸色瞬间一冷。

见萧梅醒了过来。

许沐自然是摇着头重新坐下,和其他人一起安静的当起了吃瓜群众。

“我不放心你。”

深吸了口气,江念轻轻说道。

他在和萧梅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开车往这边赶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就到了这边。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已经分手了。”

面对江念,萧梅依旧显得非常冷漠,甚至,她脸上还露出来一抹冷笑。

不过。

在许沐眼里看来。

这位萧学姐似乎内心并不平静。

她放在身后的手正轻轻颤抖,瞳孔深处,也滑过了一缕不忍和心疼。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江学长满脸的疲惫。

亦或者。

是她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咳咳。”

许沐起身,将注意力拉到了自己身上。

随后。

他给了苏玉瑶一个眼神,故作困乏的打了个哈欠道:“瑶瑶,天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萧学姐你们慢慢聊,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他伸手将苏玉瑶拉了起来。

离开前。

还给了这位满身疲惫的江学长一个鼓励眼神。

有句话说得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从他看到的场景来看,至少萧梅对这位江学长还是有感情的。

而这位江学长。

能大晚上开车直接过来,无疑证明了他对这份感情也是放在心上的。

或许,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了一些共同。

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这种情况下。

将空间留给她们自己,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不,和他心有灵犀的傻丫头,也看出了是这么个情况,不仅配合他将龙娇两人拉走。

甚至出了小吧台后,她还带着几人躲在拐角。

悄咪咪偷看了起来。

嗯。

不愧是傻丫头。

这种吃别人瓜的表现,和他真的一模一样。

“喂,癞疙宝,”

“你说萧学姐会和江学长和好吗?”

悄悄探出脑袋,苏玉瑶有些好奇地撞了撞身旁的许沐。

好歹也是六七年的恋爱长跑呢。

她想知道。

最终的结局是重归于好,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觉得吧。”

顿了顿,看着几人好奇的目光,许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他们应该分不开。”

“为什么?”

苏玉瑶回头问道。

“你看哈,萧学姐在听到学长的名字后,瞬间就醒了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作为专业榜演,宗磊问道。

“说明了学长对于她来说特别重要啊。”

笑了笑, 许沐赞扬地看了宗磊一眼,解释道:“从一开始,这位学姐就无疑表明了,她一直就没放下过,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动作。”

“她其实一直在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

“就跟傻丫头你有时候犯脾气一样,想让我跟你服软罢了。”

“或许学姐她们俩有误会。”

“但只要感情还在,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

三人听得连连点头。

回想着这位学姐说话的动作和眼神,顿时觉得许沐分析得非常正确。

“除非、”

许沐话音一转,眼中闪过残忍。

“除非什么?”

闻言,三人赶忙问道。

“除非学姐他们,是因为某些不可调和的原因产生的分歧,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感情依旧,但她们也很难继续走下去了。”

“啊!”

苏玉瑶脑袋一歪,难以理解。

有什么理由,可以大过爱情带来的调和呢?

许沐没有回答。

这种不可调和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事业,比如家庭,亦或者各种看似平常的小事。

只希望。

这两位是因为误会引起的分歧吧。

不然,他们就算短暂和好,最终也会说散就散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