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玄幻 > 说相声,你是最不务正业的厨子 > 第314章 一个赛一个的坏

唐剑的电话是打给王玄策的,电话接通之后,唐剑对王玄策说:“芒果那边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不是在针对咱们?”

王玄策似乎知道唐剑要说的是什么:“也不是,就是节目组的导演让人当枪使了,指使的人的人不是电视台的,导演已经被换掉了,今后这种事不会发生了。”

唐剑一愣:“你知道?”

王玄策点头:“这个节目观察嘉宾里有杨咪,她跟德岗的关系也一直很好,看到烧饼被欺负了回来就跟我说了,我联系了那边,最终那边查清楚了告诉我前因后果了,把导演也开除了,既然事情都解决了我就没跟你说。”

唐剑问:“既然是被当枪使,那持枪的是谁?”

王玄策回答:“无妄之灾,其实跟德芸社并没有关系,这人是冲着烧饼去的,是一个商人,原因吗夺妻之恨。”

唐剑一愣,不过一想烧饼家美女与野兽组合,而且媳妇家可是不差钱的主,他也释然了人家怎么可能没有追求者,这种事还真不好弄。

挂了电话大家看唐剑好像并不太愤怒了,唐剑淡淡地说:“导演换人了,接下来不会难为饼了,至于这事就告一段落了,师哥你们也不用去查了王玄策已经处理好了。”

郭德岗小声地问:“什么情况?”

唐剑也小声地回答:“既娶美娇娘,就要连着因果一起承担。”

郭德岗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与情事有关,于是他点头:“行了,这事你王叔已经处理完了就翻篇了,烧饼你也是的,你也不是那唱跳演员去参加这种节目干嘛?”

烧饼连忙回答:“这不是半年不工作了闲着也是闲着吗,再说了这回的通告费不菲,我准备拿到钱给您买一身蟒袍做生日礼物,当然我没有我叔有钱价值几百万的马氏战袍我是买不起也买不到。”

郭德岗听到烧饼居然是想赚钱给自己买一身蟒,很是欣慰:“好孩子,苦了你了我的儿呀。”

烧饼连忙摇头:“没什么师父,不就是睡了一天杂物间,当年打地铺不是常事,不能过上两年好日子就不记得以前啥样了。”

郭德岗对小岳说:“这碗饭师父做主烧饼的就免了,给小孟跟久良吃吧。”

小岳点头,然后拿出下一个问题牌:“这个是师叔写的,不务正业整日泡吧蹦迪。”

老秦第一个举手,但是他是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表情:“哥我,这个我认了,我确实爱半夜去蹦迪。”

小黑犹豫了一下:“那我也领一碗吧,老秦去经常叫上我还有玖熙跟大华,不过大华自从被叔儿骂了现在不去泡吧了。”

接下来又是连续几个问题,有些人好比老秦都领了好几碗,有些人好比栾芸平一碗没有,郭德岗心眼子都偏到铁塔市去了,他知道这里边就栾芸平身份高而且一个综艺没参加过,玲珑组合都参加了一次笑傲江湖了,只有栾芸平还是第一次上综艺。

所以他直接说:“小栾一直忙着打理德芸社,也没个扬名立万的机会,综艺也是第一次上,我就做主把这第一的位置给你了,你现在吃完了就可以直接上楼了。”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栾芸平连忙起身鞠躬:“谢谢师父。”

于千站起身:“我先带小岳上楼准备去了,师弟你们俩监督他们吃完吧,谁吃完就叫谁上去。”

于千带着岳芸鹏上了楼,于千问岳芸鹏:“你看一下手卡着关是怎么玩的?”

岳芸鹏仔细地读了读规则:“是这样大爷,这不是有8件大褂嘛,就进来的人选颜色,然后俩一样的就是一对。”

于千摇头:“这么玩不行呀,太中规中矩了呀。”

岳芸鹏眼珠正转着,于千把自己的大褂放进去了:“把这件放里然后藏起来一件,你再把其他的顺序全打散。”

岳芸鹏一拍手:“要不说您老是老综艺人儿,除了栾哥能知道有两件是单色配不上,其余的人因为前边有人进了房间选了大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出了单色的大褂,高实在是高。”

说完岳芸鹏把身上准备换的西装也塞进了衣服群里,他自己继续穿着那件当年清水饭庄的工作服。

于千哈哈大笑:“说到坏还得是你呀,这西装出现在说相声的服装里边也合适。”

等俩人安排完了一切栾芸平已经进来了,他先是跟于千打招呼,然后岳芸鹏给他念规则。

栾云平看着眼前的大褂:“我答应跟小孟一组,我记得小孟特别喜欢穿亮色的大褂,我选这件水蓝色的吧,要是心有灵犀他也能选这个,不心有灵犀的话等进去了看谁愿意换我们换一换也成。”

说完栾芸平带着那件水蓝色的大褂进了休息间,第二个上来的居然是烧饼,岳芸鹏一愣:“嚯,你居然是第二个上来的?”

烧饼嘿嘿一笑:“咱虽然也没少领米饭,但是哥们能吃呀哥,我吃得快。”

这回换于千给介绍规则,烧饼去挑衣服一边看一边嘟囔:“只有副总自己进去了,这里却有3件单件衣服,这件我要是没看错是大爷刚才穿的大褂,跟我师父的是情侣装。

这件西装不好说,但是栾哥说了要跟小孟组队,小孟在相声有新人里穿着水蓝色的大褂夺冠,所以他特别喜欢这个颜色的大褂,我估计这件水蓝色是单件的原因就是被栾哥选了。

那我想想怎么玩,我选这件西装,我自己说个单口怎么样,一会跟我一样剩下的人是单个的我们还能组队,没有人我就是单个的也能说单口,三个也不怕可以说群口。”

要不说烧饼还是会玩且明白游戏规则,他已经猜到了大爷跟岳芸鹏打算怎么玩,但是他偏偏不选那有搭档的大褂,选了一件没有搭档的,而且选完之后他又在现场藏起来一件大褂。

等他进去于千笑骂:“一个比一个坏,他选了一个单件,又藏起来一件补上了一个单件,这事越来越好玩了。”

岳芸鹏也没想到烧饼把水这一下彻底搅浑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果然多上综艺是有好处的,烧饼就很会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