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科幻 > 炮灰军嫂撩军爷,随军养崽样样行 > 第215章 妻管严

“爹!”颜昕还想要说些什么。

颜磊直接让警务员送颜昕出了食堂,生怕她又爆出什么,让他措手不及的话语。

颜昕跺了跺脚,不甘心地走出了食堂。

颜磊松了口气,缓和了脸色,目光再次落在了于念白脸上。

“既然误会已经解决了,大家都记住了,这位是江师长的妻子,以后你们得叫一声嫂子的,如若被我知道,有谁在背后议论江师长的媳妇,我第一个不放过他,都清楚了吗?”

台下很快响起了士兵的应答声:“是!都清楚了!”

因为颜磊的一番话,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说于念白一句。

于念白松了口气,像是卸下了一块大石头。

很快为他们举办了欢迎会开始了,于念白一开始还忐忑这一场欢迎会,会因为她的出现,而变得很是煎熬。

可她预想的事情没有发生,应该说是,她预想的事情已经被她很好的控制住了,那些不好的,都被她扼杀在了摇篮里。

而颜磊也没有首长的架子,并没有为难她,反而为她撑场。

于念白当然知道,首长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江淮之。

她这是借了江淮之的光,将当年难堪的事全都扫除了。

酒桌无贵贱,这是颜磊常放在嘴边的话。

他也确实是做到了,整个饭局下来,他没有端着首长的架子,反而十分随和地同战士们喝酒共席。

甚至不断灌江淮之的酒。

江淮之没有拒绝,甚至还帮于念白挡了酒,于念白滴酒未沾,看着江淮之喝的耳根子通红。

那抹红甚至蔓延到了脸上。

颜磊眯起眸子打量着眼前的小两口,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虽然结婚报告还没批,但今天这场局是为你们设的,当着我们大伙的面,是不是该喝杯交杯酒?”

颜磊带头起哄,周遭的士兵自然也壮大了胆子,跟着起哄道。

“是啊是啊,江师长,你跟嫂子不喝一杯说不过去啊,喝一杯喝一杯!”

“就是,不喝一杯不够意思了,喝喝喝!”

叽叽喳喳的起哄声,吵得于念白耳旁嗡嗡作响。

江淮之坐在原地没动。

于念白知道,他们今天要是不喝一杯的话,起哄声是不会听的。

不仅如此,她一直记得江淮之说过的话。

要她在人前好好演戏,不能让人看出破绽来。

今天她要是不喝的话,就会被人看出破绽的。

深思熟虑过后,于念白给江淮之的酒杯满上了酒,也给自己倒了杯。

她走到江淮之面前,举过杯子,脸上含着笑意:“我们,喝一杯吧?”

喝醉的男人,就连眸子都是通红且迷离的。

他一瞬不瞬看着于念白,见她将手里的酒杯举到他面前。

江淮之鬼使神差伸手拿起酒杯,两人交缠着手臂,目光却从未移开过对方的脸,仰头将酒喝了精光。

见他们喝完,几个士兵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得寸进尺继续起哄道:“江师长,喝完交杯酒了,是不是该亲一个?”

“对对对,该亲一口!”

“亲一口,亲一口!”

江淮之闭眼深吸一口气,他刚要出口打断,话还未说出口,眼前一道黑影压下。

他的下巴处被一道温暖湿润盖了个章。

他眼眸顿了顿,整个人怔在原地。

蜻蜓点水般,轻轻印了个吻后,很快抽离了。

于念白不自然地移开了脸。

周遭响起一片叫好声。

这场欢迎会也在江淮之彻底喝醉之下结束了。

结束后,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帮忙抬着江淮之往家属院的方向走去。

于念白紧跟其后。

很快回到了他们家门口,于念白自觉上前打开了房门。

“嫂子,是里面那屋吧?”士兵进来前特地询问清楚。

于念白点头:“对,就是那里。”

“好嘞!”说着,两个士兵搀扶着江淮之往里走。

走到卧室必须经过书房,可好巧不巧,于念白出门前忘了关上书房门了。

他们路过时,正好瞧见书房里的情景。

本就小的书房里,竟然还放着一张躺椅!

关键那躺椅上还放着枕头和被子,一看就像是有人在书房里睡觉。

两个士兵看看对方又看看喝醉的江淮之。

心里不禁胡乱猜测起来。

不会吧?他们引以为傲的江师长,在家里竟然是个妻管严?

怕媳妇?惹媳妇生气,就被媳妇赶到书房里睡了。

这么想来,他们又忍不住看了眼书房的环境。

这一眼很快被于念白瞧见,她暗道不好,连忙挡在了他们面前。

含笑解释道:“你们江师长平日里就喜欢在书房办公看书,有时候看睡着了,就躺在书房里睡了。”

两个士兵讪讪一笑:“原来是这样,就算嫂子不解释,我们也都懂的,我们只是没想到江师长背地里是这样的。”

他们说的是,江师长是妻管严的事。

但于念白并不知道他们所想,还以为他们没想到江淮之会在书房看书看到睡着。

“你们江师长一直都是这样的。”于念白又补充了一句。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反倒让两个士兵愣在原地。

他们可真没看出来啊,江师长一直以来都是在外威风,到家妻管严?

不过他们不敢再问下去了,乐呵呵地搀扶着江淮之进了卧房。

将他放在床上后,两位士兵便客气地对于念白说。

“嫂子,接下来就要麻烦您了,帮江师长脱下衣服,擦拭一下身体。”

于念白一一应下,直到送走了他们,她才彻底松了口气。

刚才她没有露出破绽吧?

容不得她细想,卧房里传出了一道细微的声响。

于念白快步进了卧房,发现江淮之正自己在解衣服前襟的纽扣。

可他解了好半天儿,都没能解开纽扣。

于念白走到床边,弯腰伸手搭在了男人的手指上,一步步指引他。

“扣子在这里,要这样解开。”

在于念白的指引下,他终于解开了第一颗纽扣。

江淮之听到耳旁响起女人婉转动听的嗓音,紧了紧眸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的视野是模糊的,只能看见一道纤细模糊的影子在他眼前晃呀晃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