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都市 > 很想很想你之青声细语 > 番外1 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

“来,现场所有人准备,三~二~一action!”

“声声,你累不累?你回房间去休息会吧,这天气太热了”导演的话音落董亦儒拍了拍正在看着监视器的顾声,轻声问。

“没事,我不累”顾声脸上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来。

累倒是不累,热是真的热。

还好今天没化妆,不然估计定妆做不好现在就是一整个在流白水了。

这是朝朝暮暮出品的第一档综艺,原本不需要顾声亲自监工,但她不放心毕竟是朝朝暮暮的处女座不能出一点差错,她就跟着导演组来了。

综艺是以录播的形式,每一期的录制地点都会跟着当期的主题而变化,每期的导师是固定的还有两位非固定的飞行嘉宾。

这一期的拍摄地点在海南,顾声原本还抱着边工作边度假的心态来的,属实是没想到海南的夏天能这么热,她都不敢站在太阳底下没一会就得黑几个度。

医院。

莫青成还没来得及换下手术室的衣服,套了白大褂就往外走。

“莫医生,刚下手术?快去吃饭吧,这个点食堂的饭菜都要凉了”莫青成慢悠悠边往电梯走去边低头看手机。

迎面遇上的同事和他打招呼,他才缓缓抬起头来,脸上依然是礼貌的笑容:“诶,好”。

莫青成按下电梯往下的按钮,又掏出手机来继续看。

现在是下午两点了。

他的手术整整持续了四个小时,中午11点半,顾声的微信:“放饭咯”还有一张配图是顾声拍的剧组的盒饭。

聊天记录的消息显示,5分钟后:“这个盒饭看着还不错,不过味道和你做的可差远了,好想吃你做的饭~”

一个委屈的emjo 表情。

莫青成嘴角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来:“等你回来给你做大餐,五星级宴会的那种级别”莫青成回复了她的这条信息。

一点整。

“今天太阳好晒啊,回来肯定得晒黑几个度”配图是一张酒店阳台拍的风景照片。

一点半。

“出门跟剧组咯,早上他们都表现得特别棒,有一种老母亲看孩子的骄傲感”。

一个坏笑的emjo 表情。

……

莫青成一条一条的翻看着回复,嘴角的笑意就没有压下来过。

“刚下手术…感觉快饿扁了”莫青成打了一串字分享给顾声。

刚合上手机,正要关上的电梯门被人用手挡住:“诶,等等!”

好熟悉的声音。

玲珑剔透。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好久不见啊,莫医生!”

听见玲珑剔透的声音莫青成立马按住了电梯的开门键。

“出差回来了,有手术?”莫青成问的简明扼要。

毕竟妇产科在三楼,一般他们到楼上基本都是因为手术。

“没有,专门去找你的”玲珑剔透摇摇头,笑着说。

“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出差回来过来看看我弟不行啊”玲珑剔透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青成“哦”了一声,按下了自己科室的楼层又按下了玲珑剔透科室的楼层。

金龙剔透的注意力都在莫青成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按了妇产科的楼层,电梯在心外科停下:“走了”,莫青成侧过头朝她打招呼。

说罢就迈着长腿走了出去,玲珑剔透后脚就跟着出来,莫青成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好像在问:“有事?”

“走啊,我不回科室,我去你那里”玲珑剔透从他身边绕过去,轻车熟路来到心外的休息室。

“随便坐”莫青成招呼道。

“喝什么?水?还是饮料?”莫青成脱掉了白大褂就往冰箱那里走去,回头问玲珑剔透的时候她已经没在沙发上坐着了。

“都行”玲珑剔透在他的左后方微波炉那里。

微波炉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玲珑剔透把三盘四碟一一摆在他面的桌子上。

“你专门来找我吃饭啊?”莫青成也毫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下。

玲珑剔透把主食米饭摆在他面前,手一挥:“不是啊,我吃过了”。

问一句答一句还真不是金龙剔透的风格,不过现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大盘鸡,荷塘小炒,玉米鸡翅煲…

莫青成的记忆被唤醒,前几天还和顾声说医院食堂的这几个菜实在太受欢迎,每次他下手术过去都已经没有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肯定也是打不到的。

“好了,任务完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玲珑剔透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莫青成正好咽了嘴巴里的饭菜问她。

“你家声声怕你下手术太晚了吃不到热乎饭菜,两个小时前专门打电话交代我的,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面前”玲珑剔透眉眼弯弯解释道。

“你小子有福气啊,我都想娶声声了”玲珑剔透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莫青成一番。

“谢谢啊,还好世界上只有一个声声”莫青成自己轻声嘀咕。

不然得有多少情敌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