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科幻 > 追凶鸦流之祸 > 第23章 花罂晚宴(八)

西音让张青将齐三安置在一个空屋内,叮嘱他每日都要观察其行为,经历过塔巴三人都事情,若即使是毒瘾发作,他也能应付自如。

西院。

玄泽坐在她身旁,一脸忧虑道:“看来我要回一趟京了,这东西如若放任不管,后果不堪设想,必须禀明圣上才是。”

西音最好再颁布一条律法,严明禁止下去。

她点头:“要不等案子结束,我和你一起去?”

他扭头强行压下自己心中的喜悦,浅笑:“求之不得。”

这一晚,玄泽没有让她参与审问,而是独自带着陈祖和张青两人来到刑房。

高大头跪在那,听着坐在那的人敲击着扶手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频率大小不一,不难看出此刻的玄泽很心烦。

张青见他这副模样,轻问:“要用刑吗?”

他摇头,扫过地上的人,微皱:“把你知道的事物详细说明,不得有隐瞒。”

高大头匍匐在地,起身看着对面双眸的人,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大人,我与王贵相识并不深,只是先前在他手中引进过茶叶,觉得不错,故而一直有联系。”

“这年头谁不想多赚钱,所以他给了另一个渠道时,我没拒绝。可那些东西卖的一直挺好,其他人并没有出现像齐三这样情况。”

玄泽起身走近:“你出售此物多久了,有哪些人来买过?”

“一月有余,除去齐三还有其他五人。”

“脚夫林大汉、严学峰、打更人张兴、酒馆店小二沈立秋、还有巡察史吴庆。”他思索了片刻,将记录在帐簿的几人一一道出。

听到最后一人时,玄泽几人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高大头被暂时收押,他派人将吴庆寻回。

西音听完玄泽讲述的事情后,开始沉思,因为除去吴庆之外,其他购买者全都是白无道洗脱嫌疑的证人。

如若说一个是巧合也就罢了,可同时出现四人,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吴庆见门未关,直接进来拱手问道:“姑娘找我?”

西音快速起身在他边上转悠半天,然后伸手掐着他的脸颊:“张嘴。”

吴庆被她的行为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小手捏住的地方微微发烫,但看到玄泽那严肃的神情后,还是乖乖张了嘴。

西音见他舌苔正常,脸色也没有异样,松了口气问:“你在七名斋买的那些神药,吃了多少?”

“还没吃。听说这东西药效奇特,而且价格昂贵,想着以后若是受伤或者需要的时候在服用,眼下我也用不着。”他好奇,便继续问:“姑娘,这药怎么了?”

“烧了吧,这些东西就是米壳花的果实,如果你长期吃,说不定就会变成塔巴几人的模样。”西音暗自窃喜,这吴庆虽说与她相处不多,但他的为人耿直憨厚,算是玄泽的一个心腹,若真是用了那药,救治后估计也没了现在的风采。

玄泽还会不会重用先不说,估摸着连他自己都会一蹶不振。

“多谢姑娘,回头我就把这些东西给烧了。”

听到塔巴三人,吴庆哪还敢继续问别的,心里对西音更是敬佩了些。

署衙外。

韩彬捂着胸口摇摇晃晃,衙役见状扶他靠在门边。

他们立刻禀报。

几人都赶来时,韩彬死了。

西音蹲下身,凝神打量,颈部被刀划开一个口子,少许血液顺着脖颈往下流,但是致命伤却是胸口处。

玄泽下令将人抬回验尸房。

“别动。”

韩彬手上的一缕头发,看着有些眼熟。

西音起身,拉着玄泽来到马厩:“快,去王贵家。”

马不停蹄,不知疲倦。

这一次希望不会太晚,她如此想着。

当两人赶到东头村时,铺天盖地的火势朝着天空席卷而去,玄泽抱下西音后快步冲进院子里。

祁明玉半跪在雪地里,见他们进来,踉跄着起身惊慌道:“大人,有人...有人要杀我。”

西音闻声看去,见她满脸惶恐,安慰道:“夫人可有受伤?”

她支支吾吾,发丝凌乱不堪:“倒是没有,只不过我那两个丫鬟为了救我至今未出来,恐怕...”

说这些话的时候,祁明玉擦了擦已经乌黑的手背,玄泽和西音将此动作都看在眼里,对视一眼后心里明亮了起来。

“夫人,你从大火中逃出,可脸上为何一点污渍都没有,鞋子也是干干净净?”

玄泽清冷的声音让祁明玉全身僵住,她轻咳一声:“若不是那两个丫鬟,我定不会那么容易就出来的。”

西音:“韩彬怎么没在府邸?”

这话一出,她的脸瞬间就僵住:“他...他不是去报案了吗?不然二位大人是怎么得知我家中起了火?”

“我们只是路过。”

“如果管家去报案了,那么署衙的人应该很快就会赶来。”玄泽看着这漫天的大火,眸光隐含着深意。

西音将她脸上细微的表情都看在眼中,勾着嘴笑道:“看来你还是不够冷静,不然也不会露出如此多的破绽让我有迹可循。”

祁明玉抬头睁大了眼问:“什么意思?”

说话期间,她还用帕子使劲的擦拭着袖口处的污痕,淡淡的液体和炭灰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什么颜色,但西音一目了然。

“大人,你去那边的卧室拿一床被子弄湿然后进屋看看这两丫鬟是否断气,不需要将尸体带出。”她指了指还未被大火蔓延的地方。

祁明玉一听想要阻止,但张嘴片刻却不知要说什么,脚下发软差点又摔过去。

玄泽会心一笑:“恩。”

西音拽住他的手眸色温和下来:“小心。”

两人心照不宣,他地动作很快,半炷香时间就从大火里闪身而出。

丢掉身上的被褥,走到西音身旁:“死了。”

她点头:“夫人如何解释?”

祁明玉瞬间变得冷静下来,捂住口鼻:“方才有人要杀我,想必定是那贼人下的手。”

这时,门口的张青和陈祖驾着马车赶来。

西音不想与他在这种时间多费口舌,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必要去争论,有这时间还不如去填饱肚子。

她踮起脚对着玄泽窃窃私语道:“把她带回南牢派关在白无道的隔壁,安排一人在另一间牢房内探听。”

他点头,招了招手:“将祁夫人带回南牢。”

张青和陈祖立马上前拽住祁明玉。

“大人,为何要抓我。”

西音回眸扫了她一眼,也不应话。

出了门才和玄泽说:“我饿了,带我去吃点东西吧。”

“好,想吃什么?”

他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心情甚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