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科幻 > 追凶鸦流之祸 > 第21章 花罂晚宴(六)

“所有人都出去,我要单独问话。”

西音清冷的声音在屋内响起,玄泽起身出去,陈祖和张青也跟随其后。

祁明玉坐在那抬手挥了挥,韩彬这才出了门。

西音扯笑:“夫人难不成想与我一起办案?”

手中的茶杯停在空中,她起身叹气道:“岂敢,我这就出去。”

西音在屋内到底做了什么无人知晓。

只是她出来后神色如常,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夜间,大雪更甚。

本来她打算再跑一趟古运河,但道路被封,无法徒步或者驾车前行。

他们只能停留在此处过夜。

祁明玉给他们每人安排了一间屋子。

西音独自躺在床上,睁大了眼睛,想起今日所见,心口涨呼呼的,怎么也睡不着。

这一晚几人都没睡好。

玄泽蹑手蹑脚地来到西音的屋内,借着月光看着她皱着眉的脸。

身后的窗纸照射出他硕大的背影。

床上的人猛地起身,看到熟悉的影子才安下心来,问道:“那么晚有事吗?”

玄泽:“来看你。”

她走到桌边拿过一杯茶,继续说:“你不累吗。”

后背突然传来炙热,扭头看去,玄泽的身体已经贴着她,炙热的感觉犹如火烧,此刻西音只穿了一件贴身小衣。

他伸手搂住纤细的腰腹,埋头而下。

唇瓣轻贴于白皙的肩头,另一只手遏制住西音的下巴不让其乱动。

她心神一慌,警觉开口:“玄泽,你干嘛?”

随着手中的力度加深,只让人觉得燥热,她厉色道:“松手,我还未…唔...”

话被他的动作打乱,衣领被拨开,肩膀上浅浅的痕迹隐约可见,玄泽的手继续往上探去,带着西音的身体一起往桌边移动。

“白天可是你主动撩拨的。”

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被抵在桌案上的西音全身酥麻,可脑子还是瞬间清醒过来,眼里闪过一丝无措:“停下…我还没准备好。”

玄泽手中还扯着她的腰带,闻言身形僵直片刻,直起背将人带入怀里。

长期相处下来,两人的心境不言而破,彼此之间有着一定的情愫,可终归还是操之过急了。

而眼下也不是谈婚论嫁的处境,玄泽清了清嗓音,起身替她规整好衣物。

西音搂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胸膛。

呼吸微喘着相拥,只是片刻就让他们觉得时隔久远。

若是真要与之长相厮守,也应是明媒正娶,而不是现在这样胡乱霸占。

而此刻他内心满足,只因西音主动环抱。

他身上的反应一直撩她的每一根神经。

定了定神后,她开口道:“明早还要启程,快休息吧。”

听着剧烈的跳动声,心里感慨万分,玄泽将人抱起放在床上,扯过一旁的被褥裹住她的身体。

“睡吧。”

没想到他会留下,西音嘴唇微张却没有说出半个字。

玄泽一夜未睡,安静地看着她露出的半个脑袋,‘看来要回去一趟了。’

黑漆漆的屋内,一双幽暗的眸子显得格外深邃。

翌日清晨,陈祖敲响房门。

吱嘎…

他张着嘴惊愕住:“大…大人?”

卯时就在此处,那么他家大人这是一整晚都留宿在西音的房内?陈祖脑子里不断地飞过各种疑问。

玄泽看着他的表情,凛然道:“我与姑娘商定好,即刻启程,你去和祁夫人借辆马车。再准备些食物和水。”

陈祖:“是,我这就去。”

西音洗漱一番后才出来,临走前她还看了一眼祁明玉的手。

积雪稍微化开,但路依旧不好走,即使是马车,行的也较慢,车轱时不时的还会打滑,几经波折,他们才回到了郡县。

古运河码头上,一群脚夫正在搬运,扛着大包小包的货物,上下进进出出。

为首之人还在呵斥着他们手脚麻利些。

白无道见玄泽几人行至跟儿前才起身问道:“玄大人?天寒地冻怎地跑我这小地方来了?”

西音跟在玄泽后面,宽大的身躯挡住了她,陈祖和张青一左一右替其挡风。

城墙修筑得很高,可以抵御风,城中的房屋虽说较低矮,但大多都比较牢固,屋内只要放上几个炉火,即可防寒,因此这种天气,客栈都还开着门做生意。

只有少数商贩闭店。

而此刻这古运河上,只有一辆马车停靠,河面上停滞着一艘大船,脚夫们跨着艰难的步子从码头将货物搬运到船仓内。

玄泽顺着他的动作看到桌案上的几袋铜钱,肃然道:“你认识王贵?”

白无道一听这个名字,吞咽了下口水:“认,认识。”

西音在身后听的真切,绕过来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看清说话的人,眼睛一亮:“这位是?”

张青冷声道:“这是新上任的司直。”

先开始还没有一点恭敬的人,突然就站起了身打躬作揖,眼里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见过几位大人。”

玄泽看出他的心思,扬了扬握在手中的佩刀:“王贵都夫人说你与他有些发生过不愉快的事物,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朝着身后两人招了招手,张青和陈祖上前几步,站立于白无道的身旁,说了个请字,但从行为上却是很不客气,若是他不走,说不定两人就要上手了。

白无道想解释几句,玄泽扶着西音准备上马车,冷声道:“若觉得冤枉,等审问之时再说,现在我没时间听你辩解。”

他眼下最着急的是将西音送回,请郎中来查看下病情,要不是能真切的感受这灼烫的体温,玄泽还以为她一切正常,看来是在强撑罢了。

陈祖和张青带着白无道去了南牢。

而他们则是回了署衙。

这两日,看上去是舒舒服服的,其实西音腰都快要断了,一路颠簸滑行,简直快要了她的命。

西院屋内,三四个炉火升起。

苏目正在替她把脉,身旁的玄泽眉目皱起,一直静静等待。

西音别嘴道:“你别因为我耽误了审问。”

“恩。”他淡淡地出声,一直看着苏目手中的动作和他凝重的表情。

半炷香后。

“姑娘无碍,只是这烧还是要及时退了才好。待会儿我开个药方,一日三次煎煮喝下即可。”他背起自己的医箱,走到桌旁认真地写了一张纸递给玄泽。

这下,他松了口气。

苏目走了,他才坐在一旁轻声细语道:“今日你好好休息,我去探探那人的口风。”

西音无奈点头,闭上眼浅睡。

等玄泽出了门,她才起身坐在火炉边沉思起来。

她叹息,不小心吹了一口气,一大团烟灰劈头盖脸扑来,她下意识想躲,却还是被呛住。

猛然间,突然想起了什么,案情的起始点,嫌疑人的证词,还有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通通浮上脑,可最关键还是差了某样东西。

西音睁大眸子,看着火光,一直脑补着这空缺出来的漏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