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科幻 > 追凶鸦流之祸 > 第19章 花罂晚宴(四)

说来也是可笑,西音来这也就两个月,对这里的事物非常陌生,但玄泽就仿佛是摸透了她的性子一般,时常会配合起她。

祁明玉想了下,开口道:“有,郡县古运河摆口的跑船人与老爷生意上有些矛盾。还有东头村口的莫小竹欠了我家老爷十二吊钱,发生过一些口角。别的……我暂时想不起来了。”

陈祖站在一旁,听闻喃喃道:“跑船人?是白无道?”

祁明玉摇摇头一脸茫然:“我不知其名,只是老爷偶尔会说起这个跑船人。”

玄泽起身环顾了四周眯着眸子说:“请夫人带我们去王贵的卧房看看。”

伸手又替西音提了提狐裘。

祁明玉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一看便知两人的暧昧关系,招招手:“给司直大人拿个汤婆子。”

韩彬:“小的这就去。”

随后他捧着一个用金色绸布包裹严严实实的汤婆子小跑着过来。

递给西音时却被玄泽抢先接了过去,试了温度后才塞入她的手中。

陈祖和张青面面相觑,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感受着与手指完全相反的热量,西音觉得全身都暖了起来。

祁明玉笑着说:“几位大人跟我来吧。”

几人踱在雪上,发出“嚓嚓嚓”的声音,半炷香时间,才走到王贵的卧房内。

西音和玄泽一同进入,而祁明玉被张青拦在了屋外。

她也不恼怒,靠着柱子轻哼起歌曲。

听到声音,屋里的两人神色都暗了下来。

“自家老爷死了还能悠然自得的唱歌?”西音轻语。

玄泽摇头在她耳边说:“方才进门前还在哭,看来也是做戏。”

巳时,屋内无需点上烛火,便能看清屋内的所有陈设。

微风扑面,使得整个屋子都充满了一股霉味。

西音左顾右看,窗前的景色令她感慨,大户人家果真是不同凡响,光是卧室就比正常人家多了几十平。

她闻了闻空气中夹杂着的味道,脸色有些凝重:“有没有发现什么?”

玄泽摇头不语,想起刚才的对话他才开口道:“去会会莫小竹这个人?”

她点头。

从正常角度来看,王贵家仆没有任何嫌疑,反倒是其夫人有些不正常,完全没有自家夫婿死后的悲痛。

她替玄泽几人找了一辆马车,临走时西音特意让张青留在了此处。

他看着几人上了马车,才回到院门口矗立。

玄泽趁着大好时机一把将人抱在的腿上,按住她的腰不让其乱动。

西音脸色一惊,抬起肘子就往他的胸口处击去,谁知他料事如神,轻柔地遏制住她纤细的胳膊:“你还欠我一个答案。”

眼看距离贴的越来越近,她心里紧张,用复杂的眼神看他,摇摇头说:“什么答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不放开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虽说隔着衣物,但这心脏跳动的声音如雷贯耳,她轻轻吸了一口气,飞入鼻腔的却是他身上独有的气息。

“平日里看着胆大,这种时候居然成了只小老鼠了?”

玄泽看她缩着脖子的样子,深感好笑,眉梢微微扬起,又打趣了一声:“不是说江湖儿女无需拘束?那你现在脸红什么?”

西音闻言脸色更加绯红,心下恼怒,一头撞在他的下巴上,厉色道:“无耻之徒。”

腿下的膨胀感让她有些燥热。

玄泽吃痛,揉了揉下巴又倾身上去,咫尺之间两人呼吸交错,他眼里晦暗:“告诉我你的心意。”

西音无奈,伸手按在他的脸上,像一只八爪鱼似得:“我,我有心上人。”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箭了,她也就不再考虑那么多,直接打消了他所有的念头便是。

玄泽沉下脸,蹙着眉将她放在一旁的垫子上,眼里闪烁着不满和烦躁。

他转头看向车窗外。

陈祖先前还能听到些声响,此刻却是竖着耳朵都无法感知到任何动静。

他问:“大人,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玄泽脸色极其难看,冷不丁地吼道:“闭上你的嘴好好驾车。”

陈祖脑袋一缩,心里发毛,这怎么还发起火来了。

西音也不好受,可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谁都懂。

两人身体微微局促,周围的气氛也变得压抑起来。

在抵达目的地前,他们都沉默不语,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玄泽先下了马车,吩咐道:“扶姑娘下车。”

西音愣住,这态度变的太快,连她都有些不太适应。

陈祖闻言上去握住她的胳膊,将人轻轻扶下。

这些动作全部被玄泽看在眼里,他心里膈应,但就是强忍住心里的冲动。

莫小竹家不像王财主家那么大,只有一间小小的屋子。

他闻声出来,疑惑道:“几位是?”

陈祖上前将腰牌拿出来:“郡衙。”

莫小竹“啊”了一声,随即躬身道:“对不住,草民有眼不识泰山。”

“不知几位大人来此处为何事?”

玄泽冷言:“王贵死了。他夫人说你与死者之间发生过口角,按照程序来询问下。”

西音站在他身后打量起此人,身材不高,双颊微微凹陷,细小的眼睛看上去很有神,衣着拘谨,约莫三十出头。

“大人,我与他只是发生了些口角,但为了这等小事就断送自己的前程,恐怕傻子才会为之。”

他神色如常继续说道:“况且我母亲病重在床,我可不会为了一己私欲不管不顾自己的至亲。”

莫小竹的这些话落入陈祖耳内成了一个孝子的即视感,但西音却对此打上了问号。

玄泽对上他的眼,微微挪动了下脚:“可否进去看看?”

“当然,几位大人若不嫌弃可在舍下喝杯薄酒暖暖身子。”

他伸手开门,屋内的横梁上闪过一个白色影子,西音扫了一眼,看清是猫后又张望了下里面的格局。

干净整洁,而最角落里的床榻上还躺着一个枯木老人,脸色苍白,满脸的皱纹加上病态的姿容看着有些骇人。

西音:“你为何要跟王贵借钱?”

莫小竹替几人暖了一壶黄酒,回过身坐在木椅上说道:“我母亲病了很久,王贵为人大方、乐善好施,故而才去求他。这一年来断断续续借了我不少的钱,但上月他突然让我把所有的钱都还给上,还附带上了高昂的利息。“

“与之前说好的不同我必然不同意,然后就与他大吵了一架。”

玄泽审视着他的表情,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