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科幻 > 追凶鸦流之祸 > 第18章 花罂晚宴(三)

驿站内。

张青和陈祖推开门,让玄泽先进了屋。

他手上抱着的人因寒冷的原因沉沉睡去,脸上泛起红晕。

待几人安排好房间后,才将她轻放于床榻之间。

“姑娘太倔强了。现在怎么办?此处也没郎中。”陈祖看了一眼西音,怜惜道。

玄泽挥挥手,示意两人出去。

张青和陈祖同住,而这店内只剩两间客房,所以玄泽只能滞留在西音所在的屋内。

他看着床上脸色红润的人心里苦涩,觉得自己太没用,办个案都要靠一个女人。

西音此刻浑身难受,身体寒冷无比,她喃喃道:“冷。”

玄泽并不多想,褪去自己的衣物翻上榻将人揉入怀里,扯过被褥后闭起眼浅浅睡去。

她感受着熟悉的气息,炙热的体温,竟也睡的安稳。

未时。

西音揉着眼醒来,身旁传开一个低沉的嗓音:“好些了吗?”

她猛地起身,见自己衣着正常,松了一口气。

屋内黑漆漆一片,看不清他的脸。

只是这厚重的喘气声令她脸色泛红。

“我们在哪儿?”

玄泽一把拽回她的身体,贴着脸说:“驿站,你身体不适,再睡会儿。”

西音双手抵在他胸膛,感受到那温度之时,脸色一变,想起来却被他环抱住腰,根本无法动弹。

玄泽目光幽深,背着月光,根本看不清,他伸手触及她的脸庞,感受着细腻的皮肤和柔软的肌理,眸子一沉。

西音的呼吸喷在他的胸前,直达他的心窝。

他身形一晃,周围的气息因为她的抖动越来越热,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拽着心脏,狠狠地挤压,蹂躏。

玄泽掰起她的下巴,眼睛微眯,低头吻住她的唇。

这一吻很急切,也很温柔,西音脑袋轰的一下炸开,瞳孔骤然放大,却忘了推开他。

炙热淡淡地擦过她的唇线,一直反复碾着。

那种感觉一直挠痒痒似地折磨着西音,让她全身无力,甚至有些神智不清,依稀之间看到他眼底的张狂,只觉得自己疯了。

呼吸开始不顺,眼里越来越模糊,就好像附着了一层薄纱。

陌生的感觉并不可怕。

玄泽大手扣住她的脑袋。

终是不能再忍,捧着木纳的脸沉沉地吻住,滑入她的口中。

西音一惊,皱着眉,眼角泪水弥漫,她慌了。

她的背贴在墙壁上,黑发散落一床。

“等……”

她别开头还未说完话,唇瓣又被附着炙热感。

她用尽所有力气,伸手推了推,可并未松开他半分。

月光打在屋内,衬出诱人的一幕。

玄泽翻过身将她撑在自己的双臂之间,呼吸粗重:“阿音…”

这两个字,激起西音全身的毛孔,可她却沉了眸子,双手拽住他的手腕,力道加深。

“大人,你越矩了。”

鼻息间全是她的香气,玄泽冷静下来穿戴好衣袍站起身。

“再休息会儿。我去外面等你。”他站立于窗户旁,月色打在脸上,似有似无地映出占有欲的眸色。

西音从小到大,第一次与人亲密接触,这种感觉没有令她反感,只是…

“可以启程了,若晚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她平复气息,顺了顺自己凌乱的发丝,在屋内点燃烛火。

方才还绯色的脸已经恢复如初,而玄泽却没了以往的冷静。

他跨步拦住她的去路。

皱眉道:“你可知我的心意?”

西音怎能不知,但她强颜欢笑道:“我病还未好全。请大人勿要放在心上。”

言语间清冷孤傲,与刚才吻着时的模样判若两人。

西音刻意躲避,玄泽也不纠缠,他只当是女子娇羞含蓄才会如此。

酉时三刻。

玄泽眉目清冷,站立在驿站外,张青和陈祖被西音喊起来后急急忙忙出来,见他屹立于雪地上。

窃窃私语道:“大人不会为了案子的事情一直没睡吧?”

“有可能,快出发吧。”

西音站在玄泽身旁,虽说不能坦言自己的心意,但她还是不忍如此对他,毕竟是自己的恩人。

“我行动慢,要不你背我?”她的声音很轻,只有玄泽能听到。

他低下头,脸上展露出一抹笑意,弯身直接将她抱在怀里。

‘如此已知足了。’心神荡漾,他已迈开步子。

西音环抱住玄泽的脖颈,不管是好是坏,艰难还是安乐,她现在只能依靠此人。

张青和陈祖已见怪不怪,他们知道西音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不能在这冰天雪地里长途跋涉。

王财主府邸。

祁明玉跪在堂殿边,中间放着一口尚好的棺木,而里面却是空无一物。

都察院的衙役带来口信说王贵死了,他父母早已寿终,因此只能由她操办起了白事。

只是尸首还未送回,一旁的几个仆人面露疑色,想不明白为何不等遗体运回在着手此事。

府外的脚步声打断她的哭声,管家韩彬打开门,见狼狈不堪的四人问道:“你们是?”

张青上前一步,掏出自己的腰牌。

“夫人,夫人,是都察院的人来了。”他回身大喊道。

祁明玉本来还在哭哭啼啼,闻声立马起来相迎:“玄大人?是不是已经确定了我相公的死因?”

西音还在玄泽的怀里,衣袍将她盖的严严实实,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特别不适,勾上抱着她的人的脖颈,附耳悄悄说了句什么。

“嗯。”他顿时明白过来,将人放下。

祁明玉一愣,心想怎么还有女人?

“这位是?”她挑眉问道。

“这是新上任的司直。”陈祖捋了捋自己肩头的雪。

“哟,还是位女司直呢,失敬失敬。”祁明玉躬身,笑容满面,完全没了刚才悲痛的模样。

玄泽将她的表情收在眼里,嗤笑一声:“天寒地冻,可否进去说?”

他并不觉得寒冷,但身旁的人不一样。

“管家,给四位大人泡茶。”

西音打量起她的装扮,全身披金戴银,富贵华丽,看上去顶多三十余岁,但王贵的资料显示年过六十,这是老来妻?

客房内,几人坐在火炉旁,祁明玉看着身前的少女感叹道:“哎,若是我在年轻几岁就好了。”

张青看着她那所做的样子,忍住心里作呕的冲动,又扫了一眼身旁的人。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脸上全是胭脂水粉却抵不住她的岁月,反观西音衣着朴素,白皙的脸庞饱满圆润,后脑勺插着枯木,却显得格外珍贵。

“夫人貌美如花,即使在年长些看着也就如同花季少女一般。”

几人听到西音的话心里敬佩,说谎都无需打草稿,张口即来。

当然,祁明玉很享受这一番夸赞。

“但王夫人为何会嫁给比您大了一倍的男子呢?”

一语戳中人心,玄泽浅笑。

祁明玉愣住,回过神也不觉得尴尬,淡淡开口:“因为他有钱。”

她讲述起自己和王贵相遇的故事。

祁明玉出身贫寒,被父母卖到王财主家做丫鬟,但她长得较好,身材也是匀称有致。

王贵一眼便相中了她,真所谓人不可貌相,他长的三大五粗,但心思细腻,硬是等她成年才八抬大轿娶了回来。

十余年下来,他对祁明玉疼爱有加。

而祁明玉也是恪守本分,从不随意出门,平日里虽说打扮的花枝招展,但也只是为了在府邸给自己的夫君增添乐趣而已。

只是近一年,王舜心情突变,终日在躲在屋内鬼鬼祟祟,每到夜里就将祁明玉赶出了卧房。

时间久了,她全当是男人的喜新厌旧,自顾自的过着,也不管王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前日,他告知管家说要出门办点事,如清晨还没回去,就去官府报案。

祁明玉先开始还觉得他是随口一说,直到清晨醒来,问了管家后才证实王贵真的没回来。

虽有疑虑但也不敢耽搁,立马让人去了都察院。

之后的事情便是他们几人所知的了。

西音听了她说的话,神色更加凝重,死者是知道自己会出事,才会和管家这样说的。

那么他一定是认识凶手。

“夫人,王贵可有什么仇家?或者是与他有过节之人?”西音微微侧身,打量起她的脚。

祁明玉双脚微微挪动一下,双膝并靠在一起,脸色苍白地问:“他是被人谋害的?”

玄泽顺着西音的视线看去,薄唇轻扬:“还在查,不清楚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故而才问你这些。”

身旁的人扫了他一眼,心里顺畅,这人越来越懂得察言观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