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科幻 > 追凶鸦流之祸 > 第15章 兴建村野兽(完)

翌日。

羽良志给西音送食盒,刚踏入西院。

只见院子里刀光剑影,整个人惊愕住。

西音迎面冲向前,举起手中的横刀砍去,玄泽用剑鞘迎着刀。

刀砍在鞘上,火花四溅。

双方稍稍退开几步,拉开架势,西音拔出别在腰间的短刃,又将自己手上的横刀丢在地上。

“继续。”

说完她率先出手,携雷霆之势而来,玄泽丝毫不含糊,精准格挡住她的每一次进攻。

他手中的剑鞘好似翻江倒海般袭来,每一击都势大力沉,西音不敢和他直接交缠,几个回合后只能以防守为主。

玄泽还在好奇,为何不要横刀,选择这种有着弊端的短刃。而且她起初的进攻非常强势,只是最后却浅尝辄止,一点胜负欲都没有,但后撤几步后又直接突刺。

正当他思索,西音本能地抬脚将地上的横刀带起,反手握住,腰部发力向前挥来,直奔玄泽的脖子而去。

见状他立刻退了半步,头往后一仰,以此速度才没被抹了脖子。

但西音的进攻并未结束,横刀也只是虚张声势,最后的杀手锏竟是她另一只手上那不起眼的短刃。

当她欠身往他怀里钻时,玄泽暗感不好,可晚了,刀柄抵在了他的腰间。

此时胜负已经了然,院外的羽良志嘴张的老大,根本合不上。

这西音看上去柔弱不堪,行动却如此敏捷,身法诡异,令人捉摸不透。

她扬起下巴,略微喘气:“大人莫非在想哪家姑娘?”

被打趣了一句,他失笑,收回还在半空中的刀鞘,徐徐开口:“谁家姑娘也没你来的英飒。”

西音语笑若嫣然:“就不能正经点。”

玄泽柔色,看了一眼外面的人表情瞬间淡漠如常:“何事?”

羽良志心里自嘲,刚还对着姑娘言语柔和,到他这就换了个态度,合着自己才是外人?

“大人,我来送早点。哦对了,线衣房昨儿个送来了绸布,说是姑娘要的。只是这价格......”他支支吾吾。

“?”

“姑娘看上的东西还问什么价格,直接拿回来便是。”玄泽冷眉看他。

西音擦掉脸上的汗水,将短刃别在腰间。

“走吧。”

玄泽晚上没回房,为的就是将昨夜的事情第一时间告诉她,时辰尚早,故而才提出要切磋交流。

西音心里明白,他并未用尽实力,而她也还没恢复到巅峰状态,但平日里不断地训练,还是有些用处的。

...

为了不丢人羽良志愣是也没有进食。

陈祖、张青早就在验尸房外等候,见他们来立马打开门。

哧哧...

烛火点燃,映照着白色的盖布,四人站在尸首面前,不敢上手。

西音扫了一眼他们古怪的表情,一把扯开盖布。

沈郎中面如白纸,眼下青了一片,唇色发白,身型虽说饱满但已是残破不堪,犹如被地狱恶鬼啃食了一般。

两道口子一直从咽喉部延伸到下方,肚腹全都被缝合上,应是验尸官收尾的杰作。

“东西准备好了吗?”她转头问。

“准备好了。”陈祖拽下自己腰间的袋子递过去,又在火盆里点燃苍术、生姜。

西音抽出他的佩刀,把姜切片,分给三人,自己口含一片。

玄泽也学着她的样将东西放入口中。

“手套。”

张青闻声从后面的架子上拿下白色手套替她戴上。

玄泽好奇道:“已验过尸了,姑娘这是...”

西音回头瞪了他一眼,清冷开口:“验过了就不能再验一次?你规定的?”

玄泽乖乖闭了嘴,陈祖和张青在一旁偷笑,很少见他吃瘪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而羽良志却是凝神看她的动作,双腿开始发颤。

西音拿着短刃紧闭上双眼,一语不发,似乎这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屋内一片静寂,只能听到其余四人的呼吸声。

挑开缝合线后将短刃放在一旁,几人看着这利索的动作,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扒开腹肉,里面的空脏器官全都暴露出来,胃、肠是在充盈状态下受到破坏,由于血管爆裂而大出血,眼下全都成了白壁色。

味道散开来,陈祖捂住嘴快速冲向屋外,虽然姜片缓解了这种气息,但视觉上的冲击他抵挡不住。

一阵风吹过,屋内的烛光扇动几下。

西音冷下脸,视线本就有些昏暗,此刻烛火摇曳,更是看不清了,她微怒:“都滚出去。”

玄泽对着剩下的两人摆摆手,他却站在一旁凝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关上门后,屋内的光线又稳定下来。

羽良志刚出门就两腿一软,拽住边上还捂着嘴的张青问:“她…怎么下的去手的?”

肠壁上有一些残留物,西音拿起短刃,用刀尖刮了一层走到烛火下仔细观察。

青乳色的液体,上面包裹着一些红灰色粉末,她伸手将东西放在指尖揉搓开,看清是何物后脸色更加苍白。

随后又从尸首的食道内剜出类似的东西,肉眼一看便知和腹中的东西相同。

验尸官用银针试毒,所以全当这些是食物残渣,可西音一目了然。

“沈郎中死在古运河的胡同口,带着的东西不是药箱,而是一大袋衣物,那么他当时应该是想要逃离此处。”她转过头。

玄泽点头:“或许是掌握了某个人的秘密,所以才会劫杀他。”

西音眼里布满红血丝,用钩子将尸首重新缝合后,脱下手套急切开口:“去案发地点。”

玄泽替沈郎中盖好盖布,开门侧身让她先出去。

屋外四人的眼神飘忽不定,不敢正视,对她也有了新的看法。

西音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脖子,抬头看向天,深邃道:“希望还来得及。”

郡县古运河上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随后就变成了一大片。

秋雨还是如约而至。

几人赶到现场时,地面已全是水渍,玄泽神情严肃,撑着伞开口:“看来还是晚了。”

西音全身颤抖,眼眸失色,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是我大意了…”

“早知如此,就应该先来这儿找线索,棋错一步,满盘皆输。”

玄泽扶着她,心疼道:“你也别太自责,说不定凶手早就将罪证抹除了。”

远处昏暗的角落里,一个头戴斗笠的男人微眯着眸子,将胡同口的一切收入眼底,他邪魅地笑着,转身扬长而去,消失在这场暴雨中。

...

沈郎中的案子,不告而终,西音连续三日寝食难安,大病了一场。

玄泽呈书上报兴建村野兽的这一传言的具体内容,而沈浪中被杀一案的事簿录被收入京都无法破获的档案中。

大理台派了一队人马将塔巴几人带走,送至边关处,并声令往后不得踏入开阳国。

对此,所有人都无异议。

案子结束第三日,李青暴毙,死状可怕,口吐白沫,两颊深深凹陷。

李叙办完后事,送了些自己存留的药材到郡衙,以表歉意,众衙役也只是劝其好好活下去。

案子没破,其余之事也未了结。

正月梅花开,茂林深处鸟鸣清。

西音这一病竟十余天。

而此刻她正拿着两个火把站在兴建村后山腰下。

胸口起伏不定,一路小跑而至,导致她气虚,难以平复。

病还未好,只是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她,要拔除祸根。

酉时。

玄泽握着一串糖葫芦,站立在西院屋外,轻声开口:“阿音。”

“阿音?”

唤了两声,没有人回应,他瞳孔一聚,猛地踹开木门,屋内此刻空荡荡,没有人影。

玄泽想起这几日西音在梦魇中地呢喃,手中糖葫芦瞬间掉落在地,他回身拔腿就跑。

张青和陈祖见他行色匆匆,紧跟其后。

待三人赶到兴建村口时,成片成片的木灰已摇曳在空中,山下的树木燃起熊熊火焰,远望像是满天星斗。

村民早已聚集在外,个个惊慌不已。

“天啊,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突然着火了?我们以后拿什么营生?”

赵丹阳怒颜,见玄泽几人矗立在那,上前躬身:“大人,定是有人想故意破坏我们的物产,请您一定要严查。”

“对,一定要将人抓起来。”

“娘,火会不会烧到我们这来。”

玄泽朝着身旁招了招手,然后抬腿就向山脚下走去。

陈祖和张青看到他的动作,快速将村民遣散至远处,火势凶猛,走的太近恐会伤及无辜。

西音静静地看着,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也没发觉。

下方一些烧完的树枝黑乎乎地横躺在地,风一刮,星星点点亮起。

整个山被烧的通亮,附近村落都离得较远,并不会影响到他们,她查探过地势才做下这一决定。

“你有没有想过这里的村民维持生计全靠这座山,如此一来他们要如何生存?”

玄泽虽说有些不悦,但语气里还是带着询问,他想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如果让这东西肆意传播,别说生存,郡县恐怕都要变天了。”

西音的眸色赤红,映照出火星,表情俨然微怒,但摇摇晃晃的身躯证明她此刻只是在强撑。

玄泽沉默,眯着眼看她那愤然的神情:“祸国祸民,烧了便烧了吧。但这东西当真有如次大的威力?”

“先前的几宗案子,都有这些东西在暗暗作怪,但你恐怕对它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

“如果我说这世上所有的毒都及不上这东西,你信吗?”

两道柳眉像是钢叉一样横在她那双水灵的眼眸上,不动声色地看着玄泽,想要从他脸上知晓答案。

玄泽见她眉毛都竖了起来,心知肚明已。

“回去吧。被村民看见就不好抽身了。”他弯身蹲下,背朝着她。

西音本就已经力竭,双手颤颤巍巍地扶上他的肩膀,全身贴靠后整个人放松下来,她转头看了一眼红了半边天的地方,视线里竟迷上了一层水雾。

闭眼间湿润沁入衣襟,玄泽全身轻颤,仿佛渗透进他的心脏,让人悸痛。

一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整座山都变成了灰烬,全是漆黑的炭木。

玄泽将此事隐瞒下来,从库房拨了五万两银子,救济给村民,近两年里应是无需担心生计问题了。

西音做的错事,却要玄泽承担后果,眼下衙役们都对她感到不满,只是迫于身份地位,不敢造次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