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其他 > 仙府御兽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蜂母的新研究

“他娘滴,又涨价钱?”

何大有站在布庄的门前,手中攥着几块碎银,恼怒的看着里头火爆的场景。

“真是一天一个样,前两天还不是这个价钱,怎么越涨越高,而越高大家就更加上赶着买呢?”

何大有想不通,跟他一样想不通的,还有许多闻讯而来的农户。

“粗布涨了,食盐也涨,还有什么不涨的,哦,粮食还是维持原价,真是没天理了。”

一群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看着拥挤抢粗布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有些人笑,有些人恼。

“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何大有想着家里几个孩子,与自己老婆的大肚子,神情陷入忧愁,这段时日来,何家的风息岛上的物价飞升,一切生活所需的物品都在缓慢但又坚定的上涨。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只是以为很平常,可现在回首看去,却是发现那是一切的开端。

“让你媳妇生個仙苗不就好了,到时候想吃啥吃啥,想穿啥穿啥。”

一旁的汉子揶揄的打趣,何大有想着自己的老婆,眼中还真多了几分希冀,他已经五个孩子了,这是第六个,若是真能拼出一个仙苗来,那他一家子立马就能过上人上人的日子了。

只是上千个婴儿里边,也不能说保证出一个仙苗,他这才六个,希望也是渺茫的很。

这时一个年轻人急匆匆的跑来,对着何大有喊道:

“大有叔,村长让我喊你回去,你媳妇早产了。”

何大有眼前一黑,口中喃喃道: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不行,我要赶紧回去。”

何大有转身就跑,即使他们村离这镇上很远,何大有也是在半个时辰后就到了自己家。

只是才入家门,何大有就看见自己村长,正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小心陪笑脸。

那人见到何大有,将目光转了过来,何大有瞬间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了,扔进了寒冬腊月的空地上,全身都颤了一下。

这个年轻人是仙师!

何大有瞬间反应过来,当场就要跪拜,只是膝盖才弯,就被托起。

“无需如此,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

年轻人声音温和,将何大有止住,一旁的村长见状,立马解释道:

“这位是何仙师,奉令来查验今年所有新出生的婴孩资质。”

“今年情况不同以往,所以提早了些·······,生了!”

何仙师此时面色一喜,随后房中便传来婴孩的啼哭声。

片刻之后,被擦拭干净的婴孩被抱到何仙师面前,他取出一点婴儿的指尖血,放入测灵令牌中。

下一息,一道蓝光闪过,虽然微弱,但足以让人看清楚。

“中品水灵根,恭喜你了。”

何仙师先是恭喜一声,而后就说道:“这个婴孩我带回去了,这点是我个人给你的赏赐,后续有人会处理此事,在此之前,不可声张。”

何大有不疑有他,此刻他的心全部惊喜塞满,看着手中的几块灵石,何大有畅想着未来,自家出了仙苗之后,那日后的日子,可就飞黄腾达了。

等恭送完这个何仙师,何大有与村长还沉浸在欢喜之中,直到何家再次过来了一个仙师。

·········

“近日各大家族内盗婴案频发,疑似黑手所为,御兽门与大周书院联合发出预警,见到陌生修士出没,一概上报。”

“盗婴行为,恐是黑手对上月大周书院剿灭各处黑手据点的报复行为,打击黑手,是所有铁风岛修士的共识。”

“意外之喜,大周书院在联合排查中,抓到通缉许久的金丹修士’阴虚子‘,此獠曾犯下累累血案,这次落网出人意料,细节如下·······”

方清源眉头微皱,仔细的听着这些宣告,作为亲历大周书院剿灭黑手据点的他,本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还有这般后续。

而这种发展,也为方清源带来些许的不便,最近他走到那里,都会有人排查他的身份,虽然都以幻术解决,但后续也引来了大周书院的目光,投向这里。

除非是完全不与这里的修士进行接触了,不然很难瞒过大周书院遍布的耳目。

所留必有痕迹,大周书院的人不是废柴,作为此界官方,他们有的是手段,即使金丹修士,犯了事之后,也不敢随意露面。

“黑手的人去盗这些婴儿干什么呢?这些仙苗的资质,大部分只有中上品,跟以往被盗的天品地品,差着许多。还是黑手被重创之后,需要培养这些仙苗做中坚力量?”

原本方清源对黑手的感观还可以,但经过这次大规模的盗婴案之后,方清源对黑手的观感就下降很多。

听完大周书院修士的宣告,方清源从人群中隐去,悄然往外边飞。

此时距离当初大周书院剿灭黑手据点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方清源也从各个渠道中得知大周书院出手的原因。

他们怀疑这一次的魔灾,跟黑手有着极大的关联,于是大周书院中的一些修士,便力排众议,发动了这一次的突击战。

听说下一次的开辟战事,因为这次魔灾,定在小魔渊的呼声很高,若是不出意外,二十多年后的新一次开辟大战,估计就要打小魔渊了。

方清源将这个信息传递给仙府内的蜂母,由她进行汇总记录。

仙府内,蜂母还在忙碌,她最近一直忙个不停,因为百万土著人的管理问题,很让她伤神。

等到方清源的神识进来,蜂母便连忙上前禀告:

“主人,根据这些时日的记录,这百万土著人中,身躯健康,没有明显异常的人数,连一半都不到,剩下的许多人身躯要么畸形,要么沾染怪异的疾病,这些时日来,已经死掉两千余人了。”

方清源的神魂静静听着蜂母的讲述,他知道这群土著人的质量很差,可没想到差到这种地步。

三分之一的身躯畸形,要么缺胳膊缺腿,要么多长了许多器官,平均身高一米四,看起来就是只大马猴。

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患者各种病,这些人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发狂,暴毙,很多人还能传染,本来这种疾病患者被发现后,就会被直接杀死,可在仙府内,这种行为不被允许,所以就这么保留了下来。

剩下的土著是比较正常的,应该是原本土著中的上层阶级与中层,他们自认为与那些贱民是两种不同的生物,故而现在对进入仙府,许多人心中都没有方清源想象中的欢喜。

“我初步将这些土著划分三个档次,身躯健全者,畸形者,苦痛折磨者,其中健全者的信仰程度最低,但能够诞生具有灵根婴儿的几率最高,而苦痛者的信仰最为虔诚,可诞生的婴儿质量很差,许多孩子出生也带有各种病。”

蜂母认真将这些土著人的划分说出,方清源听后,注意到另外一个点。

“你所言的信仰?是来源于黑风谷那本【六欲天魔经】中的学识吗?你练了?”

蜂母当年在方清源得到这本经书之后,也用自家的【天命】神通进行过解析,不过后来因为要转化法力性质,将自身改造为适合愿力的躯体,方清源有着许多顾虑,就没有进行改修。

后来方清源在练了【蜃龙剑经】之后,又发掘出仙府提高修为的窍门后,这【六欲天魔经】就更不受方清源待见,于是就将其束之高阁。

可现在看来,蜂母倒是对此很有研究,难不成她在修行此魔经?

蜂母轻微摇头,她解释道:

“我本身没有修行此经法,是采取了一些变通的办法,主人请看。”

蜂母说完,便带着方清源来到紫竹林的一处地点,这里不知何时起了六座宫殿,宫殿不大,里边各自供奉了一尊神像,看齐面目,很具有方清源的轮廓。

六座神像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有贪婪,有愤怒,有喜悦,有绝望······

本是死物,其神情却颇为生动,仿佛下一刻就要从座位上走出来一样。

“请神?伱将这些信仰之力都封禁到这些神像上了?不过这神像比起人身来,能接受信仰之力的效率,要差很多啊。”

方清源也研究过【六欲天魔经】,对里头如何修行,自然也了如指掌,故而眼下一眼就认出蜂母的手段来。

“不止这样,主人请看,这神像其实是活的。”

蜂母的话让方清源感到惊讶,他神念扫过,这才意识到,这六个身高丈余的神像,身躯并不是经书上所建议的金玉之石,或者是万年木心等材质,而是仿佛肉块一样的东西。

“肉灵芝?太岁灾殃?不对,你该不是用自家的身躯培育出来的吧?”

蜂母得意邀功,她快速说道:

“就是主人猜想的那样,这些神像是我用蜂群血肉所培育,这些蜂群血肉脱胎于我,自然算我本体,我将这六座神像肉身中,添加了寻常蜂后身躯赖以存活的脏器,除了大脑之外,这些神像,就相当于是活着的。”

方清源没想到蜂母竟然能折腾出这种玩意,难不成蜂母的研究成果,都这么变态了?

“可即使如此,此神像也相当于死物,若是就这么接收信仰之力的灌溉,没有上百年,怕是连个筑基后期修士都打不过。”

“主人你忘了,我的【天命】神通,最适合解决此问题。”

蜂母说完,六根无形,只在方清源神念中显现的丝线,就从蜂母这庞大身躯中探出,赐向这六座神像。

下一息,方清源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这些神像,都苏醒了。

而后,这些神像更是开口,发出了一个共同的词语:

“主人!”

···········

从神像宫殿内出来,方清源有些忧虑,蜂母这么做,真的没有问题吗?

经过刚才蜂母的展示,方清源是看明白蜂母这些举动的深意,蜂母在修行【六欲天魔经】,但他又取了巧。

根据黑风谷的研究,万物众生都带有信仰之力,而这信仰之力,其实也就是神念神魂的一种表现,不过更深层次方面,还有许多解释不清的问题。

信仰之力很强大,可在此修行界中,只是外道,占据不了主流。

其原因就是跟灵气比起来,信仰之力带毒。

这个【毒】,是提供信仰之力的生灵,自发带的各种欲念浊流,世人求神拜佛,总要许愿,而这个愿望,对接收者而言,就是剧毒。

倘若被这些欲念浊流积累过多,那这个接收信仰之力的存在,神志就不能自我了。

就比如这【六欲天魔经】,若是修行者不够坚定,修行中出了岔子,那他就要被六种欲念所控,成为一个疯子。

比起道家与佛家,还有儒家的修行功法,这神道修行可谓是凶险的很,也正是黑风谷的修士老是失控,闯下许多大祸,这几万年积累下,就形成了被其他各个宗门围剿的局面。

而现在蜂母取了巧,将这信仰之力先存到这些血肉神像中,从而避开直面信仰之力,然后需要时,在用【天命】控制。

这不算解决问题,只是取巧,蜂母这么做,也是为了研究需要,同时也是安置百万土著人口的补充手段。

对于蜂母这种做法,方清源也只是让其小心些,日后他时刻关注就好了。

因为这六座神像建立起来后,对那百万土著的好处,也很明显。

所谓信我者得永生,道理是一样的,那些苦痛者,被病痛折磨时,若是能提供信仰之力,最起码能减少痛苦,然后这些神像会反哺一点被提纯的信仰之力,轻者被直接治愈,而重者的症状也能缓解。

这是看得见的好处,在前期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信仰就成了最廉价的止痛丹药。

一些本该死去的土著,或许就是怀着这信仰之力,才苟延残喘了下来。

“第一批物资要快点发下去,这些部落中的人,要再次进行拆分,要打乱之前的隶属关系,我不想见到在我这里,还出现奴隶制度。

另外,那群选拔出来的职业者,也要尽快投入进去,给这些土著带来新型的文化技艺知识,不然就让这群土著岛民自我发展,再有百年也脱离不了愚昧。”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