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科幻 > 肤浅者 > 第两百十五章 登岛

如果你足够弱小,你的生气也会变得可爱。如果你足够强大,你的微笑也会变得恐怖。但不论强大还是弱小,你的装逼依然装逼。——装逼者语录。

达尔文岛的人就一直在边上看着,看着诸葛世家的人和天坑道长打了三场,然后谈笑风生,拿了一部手机,然后走人。可谓来的硬气,走的潇洒。

而反观这边,原本准备上去跪下乞讨。中途首领被人扒了裤子,然后拿到点钱,得到一句对不起。然后首领就坐到现在,其他人眼看首领不动,也都坐着。

人和人总有对比,对比就难免有落差。特别是战斗过后,此时想要再跪,实在太难看了些。但要是不跪,事情又没法办,自己也没什么底牌可以上去打一场。

说到底,他们这些人不过是出个公差,依照往年惯例这事情也很容易办。真正的大佬也是要脸面的,次数多了,派来的就是职务虚高的人。一没有临机处置的权力和能力,二也没有足够厚的脸皮,直接尬住了。

也正巧,首领刚刚被电了一下,这会儿直接装瘫痪。而剩下的人因为首领不动,也都不动,倒是谁都不用担责任。

天坑众人又不是你爹,看你不动也不会硬塞给你什么,何况他们毕竟刚刚输了,心情也不爽,也就这么走了。就留下一堆原始人,在等着他们的首领“恢复”。

片刻,首领总算是站了起来,表情痛苦,哼哼唧唧,显得非常艰难的样子。边上人急忙搀扶,并询问:“你没事吧?”和“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人都走了,撤吧,”首领摇摇头,“回去之后就说诸葛世家的人阻挠我们的外交活动,导致我们毫无成果,反正也没错。”

余下众人也再无异议,反正历次外交,除了前几次,其他的基本都是他们负责。他们有时候能拿到点,有时候也拿不到,反正走完这一趟就算任务完成,回去后也没人在乎,自己也不在乎。

一个体制的悲剧在于,一个命令下来,上面知道这个命令是虚的,下面也知道这个命令是虚的,同时上面还知道下面知道这个命令是虚的,下面也知道上面知道下面知道这个命令是虚的……

不过今天有点不巧,有人要过来和你较个真。达尔文岛的人还没走两步,边上一阵骚动,窜出一伙人来,大多数人都坐轮椅,为首一人正是陆叁叁。

“你们……”达尔文岛的人面色大变,心想对方莫不是来打劫的?

“各位不要慌,”陆叁叁开口,“本来我们是打算要走了,但听说各位打算把无功而返的原因,归结到我们头上,我们当即折返了回来。”

边上一诸葛亮解释:“我们在这里留了窃听器。”

众人目光都转向达尔文岛首领,首领也是诧异,实话实说:“难道不是吗?我也没说错。”

“虽然我是电了你,但按我的电压电量,成年男性不出十分钟就能恢复。你坐了这么久?为什么?”扒裤子的诸葛亮亲自质疑。

“我菜,我柔弱不行吗?”首领狡辩。

“但按理来说,这么菜的人不应该参与野外行动。”

“关你屁事。”首领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能怒斥。

“好吧,就算你突然发现自己的电抗性是负数,你的属下呢?野外行动,首领失能的情况下,属下直接干瞪眼,这不像一个成熟的野外团队,倒像是一个成熟的官僚机构。”诸葛亮们又问。

“关你屁事。”

“行了行了,”陆叁叁伸手,制住了手下人对他们的嘲讽,然后真诚开口,“这样吧,天坑众人还没走远,我们的轮椅借给你们,让你们追上去跪?”

首领迟疑数秒:“算了,你们的轮椅不会用。”

“教你啊。”

“学不会!”

“那这样,我这里刚好有一部手机,”陆叁叁拿出手机,“我直接视频通话,你在视频里跪,也是一样的。”

首领口干舌燥,转头一看,发现自己手下都离的远远的,而眼前的陆叁叁,绝对诚实者语气何等真诚,多么善良的少女,肯定不是阴阳怪气。而她的属下,一群诸葛村夫,各个面带嘲讽。

“唉,”首领最终还是叹息一声,“那你麻烦开一下视频,开了我就跪。”

“开了。”陆叁叁点开手机,对面的是典道长,此时正一脸疑惑的看过来。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天——坑——道——长——啊!”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调整好心情,当即跪地干嚎起来。而随着首领一跪,手下众人也急忙围过来,跪了一片,这乍一看仿佛是原始部落在拜什么神灵。

“又是这一套?”典道长当即皱眉,“我们走都走了,明年吧。”说完就关了通话。

首领们爬起来,面无表情,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陆叁叁也收了手机,开口说:“这次你们跪了他们,下次也可以试着跪我们。”

首领诧异抬头。

“很惊讶吗?现在有了手机,等于有系统支持,我们的技术很快会有质的飞跃。到时候跪我们和跪他们,也差不多。”陆叁叁自然开口。

首领还是诧异,他有些分不清对方是在羞辱他们,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们考虑。按说绝对诚实者,不会阴阳怪气才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陆叁叁自己回头问属下。

“不,”诸葛亮们回答,“人必先自侮而后人侮之,丞相所言无错。”

“恩,”陆叁叁点头,“没办法嘛,毕竟我们打赢了他们,而你们跪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两方对话就不太对等。要是强行对等说话,那不等于我们也跪了吗?”

“是是。”首领只能点头。

“达尔文要是泉下有知,大概要炸死你们的。”陆叁叁摇头感叹。

首领:“……”

“哦,我说话比较直,没别的意思,”陆叁叁接着说,“还有,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达尔文岛,现在看来似乎没有等待的必要,我打算现在就跟随各位的返回队伍,登岛拜访。”

首领惶恐,他又一次难得的发表意见:“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现在虽然稳定了,但终究还算末世,一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陆叁叁只是摆手,“而且现在有系统进行辅助运算,研发工作应该轻松很多,少我一个问题不大。而我是绝对诚实者,不论如何,应该能帮到你们岛很多。”

“而且放心,我不至于带大部队前来,就我和648两个女孩。饭量很小,吃不穷你们的。”陆叁叁补充。

“这个我无权做主,”首领回答,“我需要回去汇报,然后开会讨论。”

陆叁叁疑惑:“如果今天天坑道长中某个人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岛屿,你们也要汇报吗?”

首领尴尬片刻,只能回答:“那请两位跟我们来吧。”

“恩,路上也有个照应,敢请教首领姓名?职务?”陆叁叁抱拳。

“我叫王扳正,野外探索89队小队长。”对方回答。

“也姓王?岛主的亲戚?”陆叁叁随口问。

“额……远亲。”对方点头承认。

双方再无多话,陆叁叁转头安排一些基本工作后,就和648两人跟随他们回岛。至于王延,那个所谓的岛主儿子,达尔文岛的使者,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诸葛世家基地进修学习。

路上依旧是直升机来回,达尔文岛的直升机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几个原始人装束的人开直升机,有些违和。路上风大噪音大,也没什么好聊的。陆叁叁依旧闭着眼睛打个盹,等睡醒之时,已经临近岛屿。

空中俯瞰,岛上的建筑完全是原始人风格,但却整体放大和细化了。巨大的木桩,巨大的帐篷,巨大的了望塔,还有一堆疑似祭坛之类的建筑。这其中某些“木桩”已经粗大到数人合抱的地步,这很显然不可能是真木头,而是某种复古风格的建筑。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岛外的码头上,然后再转乘坐一种电动木筏,穿过水域。这木筏宽四五米,长十余米,不论其里面材质是什么,表面还真包裹的树皮。

众人登筏,电动机嗖嗖搅水,木筏速度犹如快艇,浪花飞溅。但那些原始人仍然拿着杆子有一下没一下划船,可谓装模作样。

岛上的建筑越来越近,感觉上也越来越大。三四层楼高的大帐篷,结构复杂却又坚持复古,更像是某些游戏中的兽人部落。仿佛是某个主题游乐园,而当他们真正踏足岛上之时,才发现此时违和的,就是她们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