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5TXT > 现代言情 > 垂涎 > 第18章

我往旁边移了移,他瞬间睁开眼,我实在太困了,再加上视线昏暗,没有多仔细地看他,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根本没睡着。因为我当时随手撸了把他的头发,和他说没事,睡吧,他没有回答我,我闭眼以后也能感到他一直在看我,然后凑过来很轻很轻地亲我。

我任他亲了。

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他像小猫一样,亲亲我的额头,亲亲我的鼻子,简直比催眠曲都管用,像按摩一样,我直接睡死过去了,剩下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次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很认真地问我,什么时候找女朋友,我想着他这么小就知道找对象了,但转念一想也正常,毕竟他四年级就收到情书了,又聪明,所以早熟也理所应当,我想着反正他是随口问,我就随口说:“大学吧。”

“大学?”他低头重复。却没有再问其他的。

但后来他又问过我两遍,像是反复确认:“哥大学就找女朋友吗?”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以为他是羡慕又或者是好奇,就和他说:“对,大学就可以找了,因为成年了。”

“然后呢?”他问。

“然后。”我挠挠头:“然后就,谈恋爱,结婚,生孩子。”

他一直沉默,我就揽揽他的肩:“怎么啦。”

他很淡地笑,没有说话。

第三次的时候是跟陶冶和楚澜有关。有一次他俩不知道在哪儿疯,结果出车祸了,还拍照片分享给我,我打电话给他们问有没有受伤,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我们就这么唠起来了。我站在阳台上听陶冶说楚澜是个大傻bī,听楚澜说陶冶缺心眼儿,两人互不相让,疯狂吐槽,俏皮话和荤话一个劲儿往外蹦,心情激动的很,也互相嫌弃的很,我听着感觉好玩,就一直乐,感觉他们是一对欢喜冤家。结果一转身,看到小宇安静地站在我身后。

我当时就愣了,然后问他怎么了,他摇摇头。我皱眉,和俩人说有点事先挂了。小宇不看我,他总是不看我,或者低着头,然后说:“哥,我也想和你一起旅游。”

我摸摸他的头:“会有机会的。是不是想出去玩了?那我和爸说——”

“想和你。”他打断我,摇摇头:“只想和你。”

其实只想和我一起也正常,毕竟我爸可能会管的比较多,我说那我就带你去周边转一转呀,结果他话音一转,突然问我:“陶冶和楚澜是情侣吗?”

我感觉挺好玩的:“他们只是非常好的朋友。”

他噢了一声:“那不去旅游了。”

我没听懂,问他,他不解释,就不了了之了。

思绪被铃声打断,我才恍惚地意识到天已经亮了。我揉揉酸涩的眼,甚至想要逃避。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会时时刻刻关心小宇内心的想法,就算他不说我也要让他说,但根本不可能重来,我也无法忽略自己的过错,因为细想下去会发现,其实我们之间有很多细节都不对劲,只是我太忽略他了。

从某种角度说,我忽略的最根本原因不是不在乎小宇,而是我已经习惯了,习惯他的存在,习惯他的腻歪,习惯他的性格。我的忽略是一步步退让养成的习惯,是我想让他开心,其他都无所谓的溺爱,所以我意识不到那些细小的事件,因为我太爱他了,爱到任由他自己发展,只要看他不受委屈,就万事大吉,爱到不想让他受一点委屈,看不得他生气,难过,和痛苦。

就像哪怕他掐着我的脖子侵犯我,我也在后悔不该一时手快扇他一巴掌。

这是一种无奈到极致的无力。

是,或许我应该义正言辞地去批评他,指责他,呵斥他,告诉他不能这样,这是错的,有悖伦理的,甚至是变态的,但这能让他改正吗?他已经十七了,再有一岁就成人了,不是会任我摆布的小孩儿了。或许他会离我原来越远,但我不怕这个,我怕的是他那么执着偏执的一个性格,再直接回到之前的叛逆期,不好好上学,结jiāo一些社会上的人,被人哄,被人骗,把自己的前途毁了,一辈子都毁了。

小宇是有错,但这都怪他吗?我和我爸难道就没错吗?我们给他一个好的引导和教育了吗?

我疯狂捶chuáng,郁闷又绝望。

然后门就被敲响了。

很轻的两声,和昨晚一模一样。

我浑身一僵,知道敲门的是小宇。

救命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

我深吸一口气,揉着眼,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开门,他穿着gān净整洁的校服,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不敢和他对视,就装作打哈欠,口齿不清地问:“怎么了?”

他静默片刻,伸手将我的睡衣往里拉一下,我一顿,他的食指指尖划过我的锁骨,笑一声,语气很淡:“我说过,你的演技很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